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當鄧泰山在蕭邦的升F大調《船歌》中段後,節制地奏著調性幽微不明與不穩定的切分節奏之後,再次出現的流洩而出的右手旋律,彷佛看見霧濛之後,飄出彩雲的瞬間,先前的節制便顯得恰如其分,唯有如此,那魔幻時刻才於焉而生。(林惟萱)
六月
06
2018
從高貴淡雅地前菜的舒伯特,到豐富多層次湯品的蕭邦,最終端上濃郁厚實主菜的李斯特,並以優美的蕭邦夜曲作為安可曲,平衡厚實主菜所帶來的衝擊,如此編排設計,讓人幾近沉浸在音樂中。(陳信祥)
五月
01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