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黃世婷

織布機運作的聲響,象徵織者與織布機的孜孜矻矻,勤奮不懈,也代表路是由自己努力走出來的精神哲學。(黃世婷)
九月
04
2022
《浮世百願》裏頭日治時期的大稻埕,也正揭露了當時歷史社會部分的樣貌:日本殖民政府當權者、漢民族被統治者,以及本島原住民這樣底層的被剝奪者。不過,若以為《浮世百願》是訴諸傳統刻板的黑白分明,好人壞人陣營的遊戲恐怕小看了這個演出⋯⋯(黃世婷)
十二月
13
2021
然而,《幽靈晚餐》更為有趣的,是撇除一個已經昭然若揭的人性惡事、忽略善惡對立的二分法之後,進而探究這五位社員(社長、空姐、業務員、小老闆、受害者小亞),再加上一位老師,是何種社會形塑出這樣的角色與期待,以及背後代表的權力結構關係,角色如何理所當然「安排」自己、對這樣的「共犯結構」貢獻己力,達到「產出表演、建構社會」的地步。(黃世婷)
十二月
18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