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9-11
戲曲

沒有神的所在《江明龍歌仔戲爆笑劇之神仙受難記》

本劇的演出風格可說是俚俗而不粗俗,它以貼近人民的庶民語言,透過諧音、誇飾來突出笑點,而四句聯、俚語的運用詼諧且具有韻味。這樣的風格讓人自然而然沉浸其中,而後多位觀眾的參與演出,似乎也是如此自然。(林慧真)

2019-07-10
舞蹈

歷史傷痕與藝術轉譯的群體共鳴《新娘妝》

《新娘妝》可稱為傷痕美學的代表作,她讓喪夫、喪子的兩代冤屈、雙重悲痛,在悠然的樂曲及歌聲中緩緩傾訴,也讓舞者們的肢體大解放,跳脫制式的舞蹈風格,改以扭曲的身形、驚惶的面部表情、發自肺腑的吶喊及毫無保留的肢體碰撞,細數悲痛的往事。(戴君安)

2019-06-06
戲劇

在日光和音聲中流轉《釧兒》

現實中所歷經的「等待時光」,是《薛平貴與王寶釧》劇碼與現實人生的呼應;角色對事物的執著迷信,則隱隱扣合臺灣宗教傳統。本戲討論愛情、不離親情、又見友情,並且將所有情感揉捏進本土文化,是劇本引人入勝的第一個原因。(郝妮爾)

2019-04-25
音樂

延續傳統骨幹與轉譯後,如何創造當代對話?《南音味自慢-現代古韻》

南音藉由轉譯與拼貼後,「轉化創新」層面上所訴求的意義是什麼?另外,透過當代審美探討議題來反思與提問,傳統文化是否具繼續挖掘、深究核心價值的可能?(張瑋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