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從他們解除作為舞者的身分回到身體開始,進入純然抽象的領域,而先前那種追逐的權力關係,此時也完全鬆綁,達到各自獨立卻又共時存在的狀態,讓身體自行解釋。(何俊穆)
十二月
09
2013
這是一場完全因玫瑰古蹟特殊空間而生,無法在別處複製,獨一無二的舞蹈展演,也是我所見過最徹底運用那裡既有空間的演出。幾乎每個角落都被充分利用,於是有限的時間與空間資源卻造就了許多源源不絕的創意與驚喜。(陳雅萍)
十二月
10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