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突然,我們(旁觀者們)變成了那個叫小秀再等一等的母親;而我們像母親旁觀小秀的故事一樣,旁觀著她們的故事。無所作為,但很有想法跟意見;只要看就好,但不會去插手。在台下的我們,原來我們是這樣子的嗎?(劉瀚傑)
八月
11
2022
這些呢喃近乎於自我沈溺的表述,表達了致鬱的情感宣泄,襯托在小秀的瘀青、傷痕及那種種不堪訴說的情境之中,母親不斷地重複說著,她還能做什麼,近乎諷刺的令人發狂。(吳依屏)
八月
04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