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視覺上最引人注視的,是望著滿地的書信被蹂躪成團,而這些褪色的情書如同落葉般,在舞台上隨著舞者的動作四處移位,並成為舞者情緒宣洩的對象。(蔡明璇)
十二月
09
2013
創團第二部製作同樣延續自傳式的創作,以身心徵狀創作的《軀》到現在的《愛情短歌》,都以「分靈意識」與「我」作交疊性詰問的詮釋,自我意識的分割與融整揭示了一碑銘刻。(甯郁翔)
十二月
03
2013
以創團首作來衡量,《軀》雖然僅用了簡單的服裝、燈光(手持手電筒),也有些技術上的瑕疵,或一些沒必要出現的元素(比方少量的投影),但無論敘事架構或動作的技法,都已頗具專業水準。(陳品秀)
一月
10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