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村上春樹式的平行世界觀有鏡像般的事物或記憶穿引其中,因此才有時空無垠、生命無解之感。《狹》未建立前文本,就沒有「平行」的後文本的穿越力道,兩套故事盡情玩弄符號拆解、拼構,江湖或人生的真諦卻失之闕如。(紀慧玲)
三月
0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