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換句話說,「雅」並未消失,只是不可避免地與「俗」共存。雅與俗在這部作品中交融於情歌,知識分子和普羅大眾因而找到了互通的橋樑;而情歌,特別是九○年代流行歌曲,正是本劇第二個亮點。(張又升)
五月
07
2021
 
編劇擅用諧擬,以情歌的俗濫攻擊俗濫,編造出屬於你我潛意識底下對愛情的召喚與雋永。這樣的浪漫、揶揄、嘲諷,紛紛讓許多年輕觀眾買票入場。雖然台下笑聲不斷,這齣戲的深度仍嫌不足。也許,這更印證了愛情故事自古皆然。(蔡明璇)
五月
29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