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的還是比唱的好聽《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
五月
07
2021
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楊景翔演劇團提供/攝影秦大悲)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161次瀏覽
張又升(專案評論人)

這次的《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簡稱《我為你押韻》)應該是歷來最華麗的版本。如果它是一片鬆軟的麵包,大量精緻的歌舞影像就是佈滿其中的空氣與孔隙,口感因此輕盈愉悅,充滿彈性,但麵粉的筋性和嚼勁——此作最巧妙的韻腳力道——卻也被嚴重稀釋了。

先說這部作品的價值觀。《我為你押韻》之所以口碑不斷,重演至今,不只是因為它輕鬆詼諧,吸引了劇場界廣大的「中間選民」,還因為它令部分「極端選民」——那些言必出、眼必觀「身體」、「認同」或「批判」等的知識份子——卸下心房,自我審視一番。的確,他們跟戲中一下「主義」、一下「意識」的男主角有些類似,總是以陳腔濫調為敵,而女主角的俗濫恰恰成為對批判的批判,愛情喜劇背後也就浮現出一場溫和的雅俗之辯。兩個因素就這麼讓口嫌體正直的知識份子步步淪陷:在「口」方面,有論辯,在「體」方面,又有男女情愛。誰能拒絕這種雙重滿足?

不過細看下來,這裡的俗其實是可耐的一類(倒不是因為可愛)。押韻向來是雅文化的一部份,就像男主角的遭遇一樣,這是古代文人足以耗盡心思、乃至生命的一項事業。只不過在社會世俗化、現代化,語文白話化之後,言談與書寫間的押韻消失了,從前那種「找不到韻腳就會死的病」只能被鎖進大眾聆聽的歌曲中。換句話說,「雅」並未消失,只是不可避免地與「俗」共存。雅與俗在這部作品中交融於情歌,知識分子和普羅大眾因而找到了互通的橋樑;而情歌,特別是九○年代流行歌曲,正是本劇第二個亮點。

觀眾一入場,就看到台前類似民歌西餐廳的場景,樂手們相當世故地與搖滾區觀眾互動。隨後我們聽到許多七年級生耳熟能詳的曲目,包括梁詠琪的《膽小鬼》、草蜢的《寶貝對不起》等,開演之前就定調了這次版本的歌舞特質。正式演出時的各項設計也沒有令人失望:巧妙利用各種影像形式,不管是大螢幕上的高解析度預錄和即時投影,還是時下流行的手機直播,在在顯示出《我為你押韻》進入新世紀第二個十年的全新科技脈絡。唯有那一張張深紅色大沙發,似有那麼些出格。這類型沙發理應屬於夜店或豪奢酒吧(單杯調酒450元起跳的那種,服務費另計)的包廂才是,這樣的約會場所真的跟男女主角的清新氣質匹配嗎?

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楊景翔演劇團提供/攝影秦大悲) 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楊景翔演劇團提供/攝影秦大悲)

這些都還不成問題,最大的麻煩也許就在整部作品的亮點。在羅密歐與茱麗葉,以及道貌岸然的大師與「上梁山」的女子等最搞笑、最吸引觀眾目光的歌舞段落中,我們容易因為演員(透過麥克風傳達出來的)聲量和器樂演奏的些微失衡而聽不清楚台詞,以至於無法全心領受韻腳的微妙與威力。這只是技術問題,倘若能克服,我們也還要面對更根本的困境:在當前這個時代,唱歌押韻早已理所當然,無法帶來真正的新奇感,即使改編歌曲也一樣,更何況我們的注意力容易被旋律吸引,而未必是歌詞;相反,在日常說話、寫字時,還能冷不防「踩」到幾個韻腳,那才是出奇制勝。【1】針對全劇兩大韻腳爆發的段落,也就是演員歌舞和男女主角對話,相信部分觀眾會感覺到,對話處的押韻「battle」是更有味道的,因為它們的表達更清晰。偏偏男女主角的對話,往往被有時過於冗長的歌舞區隔成不同篇章,以至於韻腳的「beat and flow」不那麼暢快淋漓——讓我們把整部作品想像成一首「RAP浪漫詩」。【2】

以上只是求全責備,無損於這部作品已經具有的當代經典性。我曾看過十年前文山劇場的首演,【3】現在演員已有些許不同,而如前所述,技術表現也更貼近時代。不知下一個十年還有沒有機會再次重演?到時的表現方式又是什麼樣子?屆時,張雨生的辭世將離我們和年輕的觀眾越來越遠,而這部作品也將具有更專屬於我們這個世代的史料意義⋯⋯。

註釋

1、試看這段「財經韻文」,這恐怕比任何詩作或情歌都更讓人出乎意料,網址:https://reurl.cc/V3dZ9A

2、事實上,本劇押韻處就像許多RAP battle一樣,不只有押韻,還必須兼顧諧音,好比「維英」和「回音」。這是另一個主題了,這邊不再延伸討論。

3、在此之前,我似乎也在台大戲劇系館還是某活動中心,看過幾乎是最初的發表?印象模糊,不太確定了。

《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

演出|楊景翔演劇團
時間|2021/04/30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你的劇本帶給我勇氣。」、「你的劇本感動了我!」這兩句話很值得玩味,⋯⋯,在語言之下繼續挖掘,有些時候其實空無一物,一切只消感受,不需要邏輯辯證,淪為空洞的讚美、合宜又不失禮貌的褒獎。再更進一步思考,語言之下的蒼白是因為我們沒有能力說?還是我們沒有東西可以說?(何玟珒)
五月
11
2021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
各段移動觀看的微型路徑,變得不只是在步行,因為同一刻的風景,包容了至少超過三件以上的作品。他們並非各自獨立,而是相映成趣,漫步其中才能領略種種交錯的驚喜。
十一月
0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