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齊天一番穿梭生死,見了自己、天地、眾生,讓取經西行變成析理內心的道路,一來表達創作者對時下議題的思考,二使古代奇幻世界不再遙遠無干、身邊人世即修羅場,成了方寸騷亂不安的現代隱喻。(陳韻妃)
四月
27
2017
想法過於豐富與多元,使劇本原應呈現的主題,偏離本身所想傳達的故事,過多的支線也使劇本的複雜性多過於故事本身想呈現的內容,使故事本身想交代的戀愛主題沒有說清楚。(李則琳)
四月
08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