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國何負我」這樣的註解是為西施的死寫下最好的墓誌銘,當美色不再能成為被利用的武器時,身為「女性」,這樣的宿命就會糾纏著中華民族的萬千女性,她們並非不能獨立自主,而是因為他們生為「女性」。(李則琳)
四月
14
2017
想法過於豐富與多元,使劇本原應呈現的主題,偏離本身所想傳達的故事,過多的支線也使劇本的複雜性多過於故事本身想呈現的內容,使故事本身想交代的戀愛主題沒有說清楚。(李則琳)
四月
08
2017
劇末,老師殺死了學生,雖然是假的,但卻點出了現在的教育最嚴重的問題,就是教育商品化。(李則琳)
三月
14
2017
《Zero Boy》(臨極限)舞出超乎想像的力量與變幻。幾乎沒有片刻停頓,以快速且乾淨俐落的動作變化,展現純粹的肢體力量。(蕭雅倫)
四月
13
2016
劇衝突和人物危機一路推疊,以上情節皆符合原著作,透過點燃火柴的夢幻想像與她饑寒交迫的現實生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表達對窮苦人民悲慘遭遇的深刻同情,以及對社會的不滿。(蕭雅倫)
四月
10
2016
舞台的一角為迷你劇場,屏幕上則是巨大的電影院。操偶人一點都不神祕,反而因為被看到而被了解與欣賞,操偶技術細膩呈現,用創意玩新意,簡單的玩具經過隨手可得的日常生活的物件,重新變裝加工,再創奇思妙想的玩具嘉年華,從小玩意看到了驚奇的大世界。 (蕭雅倫)
四月
05
2016
戲曲或舞台劇或仍有所謂一人為主、一事為軸的概念去鋪排整齣戲中戲與故事情節,但以主角為核心之下,其他人物的性格彷彿是為穿越而來的趙雲設置,較少撐托及展現自身人物性格。 (李佳霖)
三月
25
2016
戲曲中,「曲」之重要性占許多關鍵成敗,在樂曲部分之編排亦別出心裁。以傳統中型中國樂團編制,運用中國樂器獨特音色呼應《天問》中之中華民族性格與特色。(李佳霖)
十二月
18
2015
以義大利聲樂的詮釋唱法,表現台灣在地本土詩詞,樂曲合聲轉折都極為雷同,久了會有疲乏的感覺,而義大利聲樂唱腔的詮釋,也難以完全表現台語語言性所獨有的特色。 (曾大衡)
十二月
08
2015
虛實複雜錯綜的時空層次跳耀,記憶與潛意識的幻想交織,讓演員在這荒謬瘋狂的劇本上能極端奔放。但稍嫌簡陋的舞台設計與光影變化,可惜沒能為這精采豐富的劇本與演員表演再錦上添花。(曾大衛)
九月
29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