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高撥子】的展現是此劇的一大賣點,以張協自身的心境與趕路的環境配上演員的洪亮嗓音,讓《張》劇在下半場時達到演員個人身段與唱功的亮眼展現。(蔡佳璇)
三月
22
2018
齊天一番穿梭生死,見了自己、天地、眾生,讓取經西行變成析理內心的道路,一來表達創作者對時下議題的思考,二使古代奇幻世界不再遙遠無干、身邊人世即修羅場,成了方寸騷亂不安的現代隱喻。(陳韻妃)
四月
27
2017
想法過於豐富與多元,使劇本原應呈現的主題,偏離本身所想傳達的故事,過多的支線也使劇本的複雜性多過於故事本身想呈現的內容,使故事本身想交代的戀愛主題沒有說清楚。(李則琳)
四月
08
2017
戲曲或舞台劇或仍有所謂一人為主、一事為軸的概念去鋪排整齣戲中戲與故事情節,但以主角為核心之下,其他人物的性格彷彿是為穿越而來的趙雲設置,較少撐托及展現自身人物性格。 (李佳霖)
三月
25
2016
以另一種角度切入此段劇情演繹,山大王的代戰女雖是為了記憶裡美好卻早逝的母親而扮演,舞台上的代戰女卻是為了自己的未來而戰,不無傳承技藝(記憶),開創未來新局之意。(王妍方)
八月
18
2015
進了黑盒子,那些草根、鄉土的動人,著實缺乏更有機的互動以及調和。矛盾地在錯置的空間裡,進行錯誤的表演方式,以及採取錯解的觀賞態度。因此,演出缺失,或許壓根不在劇團本身,而是在如此前提、策略的失準之下。 (吳岳霖)
八月
18
2015
當李菄峻於台上彷彿為母親重生,甚且再創新的表演高峰,對照客家班糅和各劇種,化缺點為強項的反轉力量,以及李菄峻的客家戲班的確吸攏了新的一群觀眾群來看,在我們固定認知的戲曲體系裡,因偶像而創造的,一種新的跨越是否正被產生?(紀慧玲)
八月
17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