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我:扮演,糾結,追尋《我好揪節 白晝之夜版》

滿身淋漓的汗水和氣喘吁吁的呼吸成了自我刻苦存在的依據。如此無可掌握的環境與命運,襯托出了家鄉與回憶所給他的寄託,間接使得親人離世所帶來的衝擊,令人格外感傷。(吳政翰)

2018-08-20
戲劇

勞動、空間、情感交換…之後《你想要的都不在這裡》

跑步雖然讓掙扎具象化與感受化,然而如何讓觀眾願意跟隨、投入肉體,則是本作品可以持續探索的部分。這也指向,如何使觀眾願意參與?參與的目的為何?畢竟跑步不是走走而已,尤其在溽暑的台北午後。是一個你要用什麼跟我交換的問題。(黃馨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