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各個部分的各自存在,處於一種並置或接力的生硬狀態,有待進一歩的揉捏、淬煉、重構,期待因為彼此的聲息相通或有機碰撞而產生的閃爍光華。又,是否傳說的敘事負荷過重,滯礙了舞蹈語彙的揮灑、壓抑了孔雀彩羽的光澤?(楊美英)
七月
03
2014
詮釋kurakuraw的獨舞者,因為劇場的「小」,反而讓舞者帶有如孔雀擬態般的肢體語彙變得更清晰,讓充滿動感美的原民舞蹈肢體在近距離的視覺上達到表面張力、聰明地避開被大舞台稀釋掉的走險而選擇小而美的演出策略。(黃昭綸)
七月
29
2013
脫胎於2009年的舊作,新作企圖擺脫舊作傳統繁雜的舞台大堆頭敘事方式,將整個傳說只抽出排灣母語敘事者、音樂設計、與舞者三維敘事線路,即架構了觀者進入這個美麗傳說的場域,簡單卻寬廣無垠。(林育世)
七月
29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