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鄭瑞媜

不以學生製作先入為主的眼光而論,要如何將大量的宗教語言加入劇情,而不致搞笑、不落於荒誕、不造成疏離,又在有限資源限制下製作媲美專業劇團的演出,其導演手法及戲劇敏銳度實在高超,非常人可及。(鄭瑞媜)
六月
19
2014
生命其實是一個難以用言語說明解釋的旅程,人們總會習慣性避而不談,反而讓「死亡」蒙上一層神秘感、讓人懼怕。編劇在劇本中放入相關議題,挑起大人敏感的受覺、挑戰民間禁忌。(鄭瑞媜)
四月
21
2014
演員肢體的活躍不論擬人、擬物、抽象或寫實,都是無可挑剔的到位,充滿了逼真、力度與美感。一個移動、兩個定點、三種角度──在鳥兒預言暴風雨那一幕時,觀眾席的人們彷彿身歷其境。(鄭瑞媜)
四月
14
2014
這個黑暗王國在開場帶來陰鬱的氛圍,後又大量潑灑如彩虹般鮮豔的歡樂與自由口號。在今天的舞台上,《孽子》的悲傷倏忽即逝,只深刻留下一幕幕男子舞動身體、與知音們歡笑的嬉鬧聲。(鄭瑞媜)
二月
20
2014
這一段也許可能真實發生的日常生活,由三位演員輪番精彩的呈現於眾人眼前。精煉的對白使得全場毫無冷場,一來一往的丟接詞讓人十分過癮、意猶未竟。(鄭瑞媜)
六月
11
2013
詩化的語言傳達了作者的美感,問句抒情意味濃厚,成人聽來如同一篇輕盈的樂章,但是對於兒童而言卻難以在短時間內吸收、反應與回答。(鄭瑞媜)
五月
09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