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儀式的洗滌《目連戲》
6月
19
2014
目連戲(台南大學戲劇系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44次瀏覽
鄭瑞媜(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畢,社會人士)

微小的人類來來往往,新穎如現代洪流的開場,對比著下一幕宗教般神祕的情節。1993年由田啟元先生著作的《目連戲》,在2014年的這場儀式中蛻變,被重新定義。《目連戲》不外乎使人聯想到「目連救母」的宗教故事──目連見母親身受餓鬼之苦,借十方眾僧威神之力使母親解脫。然而在今晚,它被重新演繹為一段神秘的宗教語言,儀式性的口白與奔放的呼喊,打破宗教既定神聖不可破的教義,為觀眾帶來新的解讀。

簡潔的色調、幽暗的燈光、陰鬱的氛圍,數個木箱林立於舞台,毫無綴飾。假人戴著面具從旁穿越,三位女性成群、熙壤的走過──極其現代化的開場帶來了耳目一新與獨到的詮釋。狼狽不堪的流浪漢從旁走出,鬱鬱寡歡、畏縮害怕,不明的身世加深旁人的好奇。三位肢體整齊劃一、動作精準到位的女眾,細碎的念白此起彼落,揭開醜陋文明中一層層不被正視的幽暗面。當遠方一縷光源升起,場上那股塵封的已久鬱悶與悲傷,被法師句句淨心的咒語揭開了序幕。籠罩在大量宗教咒語之下,流浪漢放不下的牽掛、女眾對世間的憤慨、活得無血無淚的假人,一一超脫、淨化而昇華。

演員女眾之一,在劇情高潮迭起之際乍然墜落於地,一雙眼睛壓在平靜的表情上,無神而平行望向遠方。她的眼淚潸然而下隨之滑落臉頰,柔軟而淒美的淚水帶來一陣的騷動,劃破了寧靜。一聲後腦勺觸碰地板發出的聲響,隨著地心引力滑落地面的水滴為劇情帶來轉折。美則美矣,卻未料想到這份美麗伴隨一些風險。暗藏不住先前為釋放出眼淚而培養的飽滿情緒,淚腺不斷滲出一絲絲已盡力抑制的淚水。掩蓋不住的漠然神情,倒掛如新月般的脣形,像是身體的魂魄被偷走了幾許般,直接影響了後段的演出,使得上半段的精采可期顯得後繼無力。

劇中三位女眾雖不被定位為主角,仍如螺絲釘般堅守份際。其精準有力的表情、整齊劃一的肢體動作、乾淨到位的走位,加以三人為多的特性讓戲劇力度加倍擴張。她們將眼神堅定的投射在遠方,不特別固定於某一個觀眾。某種程度,其「宣揚理念」的意圖遠比兒女情長、純粹抒發情懷的小品來的意味深遠而更具實質意義。一場場節奏性的口白,制式如機器般的節奏,搭配循環不停的咒語,強烈洗腦風格的旋律帶走了人的複雜思考能力,抽乾了汙濁的靈魂。中段劇情傾洩而出的情緒,飽滿而厚實,讓人回味無窮。

服裝的設計極盡貼近劇情設定,稱得上合宜卻不甚妥當。流浪漢的破舊裙裝確實為角色真實度加分些許,但亦限制了演員的面向和自在。在蹲坐或較貼近地板的動作時,演員似乎無法以正面、大方而符合人體工學角度來面對觀眾。盤腿坐於地面時,她的肢體語言顯出一份揣揣不安,於是拉著裙襬、用手蓋住可能會走光的位置,削減了她精湛演技的火花。現實生活中無拘無束的流浪漢對比著一次又一次害怕曝光的手勢,尷尬、打破劇場幻覺之餘更是讓看的人也跟著不安。

兩位身著橘色連身服裝的假人一角,在未看過節目單之前提下,觀眾恐無法從其動作、猶如航太行業或消防人員之服裝下分辨其角色,或得知他們真實身分是「假人」。多半是為應和口白與台詞而生的假人,在這裡被妥善包裝設定為換景人員,並將其肢體合理的包覆在劇情中,雖未具必要性,其重要性卻不可抹滅。即使在劇中分量輕微,其訓練有素的默契卻增添了語言層面的爆發力,擴張戲劇表面張力。數大便是美,三位女眾加以兩位假人此起彼落的對白,讓《目連戲》的聽覺和視覺上的美感增色不少。

近期新興起的小劇場,對觀眾使用激將法已是一種習慣,因此當一聲聲此起彼落的呼籲發出,聽來好似一種責備或譴責,難免落入了俗套。然而,平心靜氣的打開五官與心覺,猛然發現這段喊話好似是在修復人們受傷的心,告訴你我另一個有選擇性的人生定義。重覆、混雜咒語又夾帶時事的呼喊,像是為萬物怒吼,又好比是為了讓人覺醒──這段細碎而有力密語,替耳膜帶來了平靜與溫度。堅定如石的眼神,加以演員一齊娓娓道盡對時代的疑問,在極佳的劇場幻覺下,觸動了觀眾共鳴,不禁對此產生認同。一雙雙靜謐的眼神專注著場上的動靜,內心忍不住產生了自我的對話,反思這齣戲給予的新理念。但也許是導演給的元素和想法太多,在思考未能來得及反應過來時,場上溢滿而出情緒忽然急轉直下,法師與流浪漢幾滴傷感的眼淚就草草收尾,留下一抹連餘韻的滋味都尚未品嘗到的悔恨,耐人尋味。若此劇能稍加十分鐘篇幅,相信更能為《目連戲》畫下一個完整的驚嘆號。

這是一場利用念白,打開人類難得乾淨、赤裸的五官來感受血淚、親情和黑暗面的淨化儀式。場上並無偶像崇拜,也未強調特定的神祇,只是單純以救贖和覺醒為目的,利用無特定的宗教模式、一句句神秘的洗滌換來人們的覺察和自省,超脫觀眾既定信仰。重新詮釋經典,其壓力與難度不在話下。不以學生製作先入為主的眼光而論,要如何將大量的宗教語言加入劇情,而不致搞笑、不落於荒誕、不造成疏離,又在有限資源限制下製作媲美專業劇團的演出,其導演手法及戲劇敏銳度實在高超,非常人可及。

《目連戲》

演出|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105級
時間|2014/06/08 19:30
地點|臺南大學榮譽教學中心D203多功能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押解》透過扒手被押解的劇情,探討了時代的告解,包括人權議題、失智議題、公權力與人情味等多個層面。九年後再次搬上舞台,新增了一些新的處理手法,觀者也在不同年代經歷的淬鍊中重新理解該劇。除了感受小說或戲劇的隱含思想,我們要不斷自問的是:現在的社會還跟九年前一樣嗎?
6月
26
2024
若實體劇場或展演的特性是一種「當下的交集」,一群人一同經歷這段故事,這段共同的經驗能將個人的故事轉化爲集體的記憶,尤其是本劇中舞台上的演出並不是希望去「留住」事件,而是成為「喚起」記憶的角色,因此,觀眾在當下能不能產生「共鳴」就相當重要。
6月
25
2024
若《強迫意念》有什麼深意,甚至是近乎奧義的,那應是與神同行的性戲耍,而不是性論(sexuality)或性意識的流動與多元性,因為那種設定過於簡單,也是當代社會日趨常規的議程,就像酷兒與性多元的社會議題是日益被接納,即使有淪為主流社會的窺奇之虞,也無礙於它被肯認的生命價值。
6月
20
2024
感受是濃烈的、先行的、帶有詭譎恐怖氛圍的,沈浸式的形式是成立的,而且因為劇院的大空間與神秘感,較真正的沈浸式演出距離上更為舒適,如果說劇名所呈現的概念是此次創作的核心,那這齣戲可以說是面面俱到的貼合主軸,唯有結尾若沒有一個真正的結束或謝幕,我方能更加舒暢的說出我剛剛在劇院中經歷了《幹!卡在中間》。
6月
20
202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
在實際經歷過70分鐘演出後,我再次確認了,就算沒有利用數位技術輔助敘事,這個不斷強調其「沈浸性」的劇場,正如Wynants所指出的預設著觀眾需要被某種「集體的經驗」納入。而在本作裡,這些以大量「奇觀」來催化的集體經驗,正是對應導演所說的既非輕度、也非重度的,無以名狀的集體中度憂鬱(或我的「鬱悶」)。
5月
2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