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儀式的洗滌《目連戲》
6月
19
2014
目連戲(台南大學戲劇系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57次瀏覽
鄭瑞媜(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畢,社會人士)

微小的人類來來往往,新穎如現代洪流的開場,對比著下一幕宗教般神祕的情節。1993年由田啟元先生著作的《目連戲》,在2014年的這場儀式中蛻變,被重新定義。《目連戲》不外乎使人聯想到「目連救母」的宗教故事──目連見母親身受餓鬼之苦,借十方眾僧威神之力使母親解脫。然而在今晚,它被重新演繹為一段神秘的宗教語言,儀式性的口白與奔放的呼喊,打破宗教既定神聖不可破的教義,為觀眾帶來新的解讀。

簡潔的色調、幽暗的燈光、陰鬱的氛圍,數個木箱林立於舞台,毫無綴飾。假人戴著面具從旁穿越,三位女性成群、熙壤的走過──極其現代化的開場帶來了耳目一新與獨到的詮釋。狼狽不堪的流浪漢從旁走出,鬱鬱寡歡、畏縮害怕,不明的身世加深旁人的好奇。三位肢體整齊劃一、動作精準到位的女眾,細碎的念白此起彼落,揭開醜陋文明中一層層不被正視的幽暗面。當遠方一縷光源升起,場上那股塵封的已久鬱悶與悲傷,被法師句句淨心的咒語揭開了序幕。籠罩在大量宗教咒語之下,流浪漢放不下的牽掛、女眾對世間的憤慨、活得無血無淚的假人,一一超脫、淨化而昇華。

演員女眾之一,在劇情高潮迭起之際乍然墜落於地,一雙眼睛壓在平靜的表情上,無神而平行望向遠方。她的眼淚潸然而下隨之滑落臉頰,柔軟而淒美的淚水帶來一陣的騷動,劃破了寧靜。一聲後腦勺觸碰地板發出的聲響,隨著地心引力滑落地面的水滴為劇情帶來轉折。美則美矣,卻未料想到這份美麗伴隨一些風險。暗藏不住先前為釋放出眼淚而培養的飽滿情緒,淚腺不斷滲出一絲絲已盡力抑制的淚水。掩蓋不住的漠然神情,倒掛如新月般的脣形,像是身體的魂魄被偷走了幾許般,直接影響了後段的演出,使得上半段的精采可期顯得後繼無力。

劇中三位女眾雖不被定位為主角,仍如螺絲釘般堅守份際。其精準有力的表情、整齊劃一的肢體動作、乾淨到位的走位,加以三人為多的特性讓戲劇力度加倍擴張。她們將眼神堅定的投射在遠方,不特別固定於某一個觀眾。某種程度,其「宣揚理念」的意圖遠比兒女情長、純粹抒發情懷的小品來的意味深遠而更具實質意義。一場場節奏性的口白,制式如機器般的節奏,搭配循環不停的咒語,強烈洗腦風格的旋律帶走了人的複雜思考能力,抽乾了汙濁的靈魂。中段劇情傾洩而出的情緒,飽滿而厚實,讓人回味無窮。

服裝的設計極盡貼近劇情設定,稱得上合宜卻不甚妥當。流浪漢的破舊裙裝確實為角色真實度加分些許,但亦限制了演員的面向和自在。在蹲坐或較貼近地板的動作時,演員似乎無法以正面、大方而符合人體工學角度來面對觀眾。盤腿坐於地面時,她的肢體語言顯出一份揣揣不安,於是拉著裙襬、用手蓋住可能會走光的位置,削減了她精湛演技的火花。現實生活中無拘無束的流浪漢對比著一次又一次害怕曝光的手勢,尷尬、打破劇場幻覺之餘更是讓看的人也跟著不安。

兩位身著橘色連身服裝的假人一角,在未看過節目單之前提下,觀眾恐無法從其動作、猶如航太行業或消防人員之服裝下分辨其角色,或得知他們真實身分是「假人」。多半是為應和口白與台詞而生的假人,在這裡被妥善包裝設定為換景人員,並將其肢體合理的包覆在劇情中,雖未具必要性,其重要性卻不可抹滅。即使在劇中分量輕微,其訓練有素的默契卻增添了語言層面的爆發力,擴張戲劇表面張力。數大便是美,三位女眾加以兩位假人此起彼落的對白,讓《目連戲》的聽覺和視覺上的美感增色不少。

近期新興起的小劇場,對觀眾使用激將法已是一種習慣,因此當一聲聲此起彼落的呼籲發出,聽來好似一種責備或譴責,難免落入了俗套。然而,平心靜氣的打開五官與心覺,猛然發現這段喊話好似是在修復人們受傷的心,告訴你我另一個有選擇性的人生定義。重覆、混雜咒語又夾帶時事的呼喊,像是為萬物怒吼,又好比是為了讓人覺醒──這段細碎而有力密語,替耳膜帶來了平靜與溫度。堅定如石的眼神,加以演員一齊娓娓道盡對時代的疑問,在極佳的劇場幻覺下,觸動了觀眾共鳴,不禁對此產生認同。一雙雙靜謐的眼神專注著場上的動靜,內心忍不住產生了自我的對話,反思這齣戲給予的新理念。但也許是導演給的元素和想法太多,在思考未能來得及反應過來時,場上溢滿而出情緒忽然急轉直下,法師與流浪漢幾滴傷感的眼淚就草草收尾,留下一抹連餘韻的滋味都尚未品嘗到的悔恨,耐人尋味。若此劇能稍加十分鐘篇幅,相信更能為《目連戲》畫下一個完整的驚嘆號。

這是一場利用念白,打開人類難得乾淨、赤裸的五官來感受血淚、親情和黑暗面的淨化儀式。場上並無偶像崇拜,也未強調特定的神祇,只是單純以救贖和覺醒為目的,利用無特定的宗教模式、一句句神秘的洗滌換來人們的覺察和自省,超脫觀眾既定信仰。重新詮釋經典,其壓力與難度不在話下。不以學生製作先入為主的眼光而論,要如何將大量的宗教語言加入劇情,而不致搞笑、不落於荒誕、不造成疏離,又在有限資源限制下製作媲美專業劇團的演出,其導演手法及戲劇敏銳度實在高超,非常人可及。

《目連戲》

演出|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105級
時間|2014/06/08 19:30
地點|臺南大學榮譽教學中心D203多功能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表演所留有的諸多空隙,讓「遊戲」中大量的關係實踐尚保有一些與「戲劇」的展演論述相抗衡的能量。甚至於當「戲劇」的意義能夠透過身體擴展為對於現實的注視──如雖然身處奇幻的想像,但死亡的現實注定了主角與祖父的失之交臂──時,過去與現在的交替也可以成為解構歷史記憶中認同本質的批判性立場。
7月
19
2024
《清潔日誌 No._____》無疑是一齣具有積極正面的社會戲劇,導演以「類紀實」的手法來呈現這些真實存在於社會的故事,並期許觀眾在觀看時都能夠「感同身受」所有角色的情感與生活。但也正因為這樣的演出方式,使觀者在觀看時不免會產生一種蒼白的無力感,究竟經歷過後所喚起的情感能夠改變何種現況?
7月
18
2024
烏犬劇場標榜以劇場創作作為「行動研究」,因此這個演出某種意義,是反映劇團對戰爭的研究思考,一年前即開始著手田調,半年前產出劇本,不斷進行修改;因此文本背後的史實資料相當豐富,即使取其一二稍加揭露改寫都已是現成題材,但烏犬劇場不願直書事件,堅持「戲劇轉化」,以意念、情感去「附身」穿越劇場敘事,刻意淡化事件的因果邏輯。
7月
16
2024
但是,看似符合結構驅動的同時,每個角色的對話動機和內在設定是否足夠自我成立,譬如姐夫的隨和包容度、少女的出櫃意圖,仍有「工具人」的疑慮,可能也使得角色表演不易立體。另外,關於家庭的課題,本屬難解,在此劇本中,現階段除了先揭露,是否還能有所向前邁進之地呢?
7月
11
2024
從《神去不了的世界》來看,作品並非通過再現或讓歷史主體經驗直接訴說戰爭的殘酷,而是試圖讓三位演員在敘事者與親歷者之間來回切換,透過第三人稱在現實時空中描繪故事。另一方面,他們又能隨時成為劇情裡的角色,尋找通往歷史陰影或傷口深淵的幽徑。當敘事者的情緒不斷地游移在「難以言喻、苦不堪言」到「必須述說下去」的糾結當中,從而連結那些幽暗的憂鬱過往。
7月
11
2024
此作品旨在傳達「反常即是日常,失序即是秩序」的理念,試圖證明瘋狂與理性並存。一群自認為正常的精神病患,如警察伸張正義、歌劇院天后般高歌等方式,活在自己的想像泡泡中。這些看似荒誕的行為,實則折射出角色內心的滿足與愉悅,並引發對每個人是否也生活在自己「泡泡」中的深思。
7月
03
2024
只是這也形成《內海城電波》某種詮釋上的矛盾,源於混搭拼貼下的虛構,讓內海城看似台南、卻也不完全是台南——也就是,我們會在內海城看到「所有的」台南,卻不一定是有脈絡的「全面的」台南,甚至有因果倒置的可能。杞人憂天的擔憂是:這會否造成對台南、乃至於「台南400」的認知落差?
6月
28
2024
這是一個來自外地的觀眾,對一個戲劇作品的期待與觀感,但,對於製作團隊和在地觀眾來說,《內海城電波》並不只是一個平常的戲劇作品,更有城市行銷的政治意涵,和記憶保存的個人意義。
6月
28
2024
最終,《暗房筆記》曝光了當代以「我」為核心價值的焦慮,其真身的顯影,從來不是那個只屬於「我」的暗房,而是使眾人得以對話的「劇場」。
6月
2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