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1-03
戲曲

被愛綁架的獨狐之歌 新編京劇《越人歌》

《越人歌》編劇楊儒强,將自由幻化地無性別妖狐,巧妙連結同性情感議題,利用表面的謊言,揭露生命的真理,讓觀眾直視慾愛的本質。對觀眾而言,劇中揚棄永生,忠於愛情的六尾靈狐,最終的結局,是否呼應現實世界的景況?(陳伊婷)

2019-01-02
戲曲

相識易,相認難《紅梨記》

謝芫萩依約前來時,同樣也因舊日姊妹沈永新之故「錯開」了與趙汝洲首度相認的機會。如果說巧合引出的人物會帶來別開生面的出場,強化角色形象,那麼巧合製造的事件,則更能夠切中劇情要害,昇華故事主旨。(楊閩威)

2018-12-31
戲曲

追本溯源的創新之路 新編京劇《越人歌》

創作者在演前座談會提到戲曲劇場的概念,提供不懂戲曲的觀眾一塊敲門磚,以及使戲曲題材更加多元,在這個作品中是成功了。然而,編劇美中不足的缺點是感情戲書寫的語境情節過於現代,收放之間可再拿捏。(林哲立)

2018-12-28
戲曲

李煜的悔與悟《天上人間 李後主》

只有卸下一切偽裝矯飾,完全展露內心情感,方能凝煉出雋永詞章。因此,做為後主「觀察家」的曹仙人最後道出「如果揮淚對的不是宮娥,李煜就不是李煜了」,還原李後主身為詞人與文學家的「歷史定位」。(張耀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