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3-03-20
深度觀點

「所有認為追求純粹才是真理的想法都是胡說」《賭徒》與卡斯多夫劇場的異質性(下)

卡斯多夫要觀眾體驗語言的音樂性,要我們感受語言世界中與演員身體上「極端的心理狀態」——有如要我們感受語言世界中與演員身體上「極端的心理狀態」——有如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癲癇,一種可以改變外在身形、極具爆炸性的體驗與生命狀態。(陳佾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