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多樣的打擊樂器、三台音色與調式完全不同的箏的配器來看,《非裔旅人》的作曲者比較在乎的是不同聲音的集合,而器樂演奏上反而不太似古箏自身的語法,如此陣勢龐大的樂器群應是以音樂本體為出發點。(邱思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