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拉開與政治直接對號入座距離,保留下來的段落集中表現現代人生存處境,依舊是言辭虛空造成的意義破碎與荒誕,因為矛頭所指已非特定對象,《台北男女》語言表徵背後,成了現今台北‭(‬台灣‭)‬人活著的荒謬社會以致身心裂解無法叛逃的囚禁狀態。(紀慧玲)
四月
17
2018
全齣劇只有三個演員,簡單的故事發揮成流暢的劇場小品。從主流的眼睛來看,這戲似乎滿足了觀眾的悲喜惆悵;但在批判地閱讀下,我們需要更具反省與觀照生命深度的文化創作。(汪俊彥)
十二月
10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