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7-17
戲劇

研討會?公聽會?公投? 一頭霧水的參與式劇場《克隆少年》

參與是一個手段,不是目的,筆者能夠了解青少年的困境,也肯定劇團願意為之發聲,只是我懷疑這齣戲帶著參與式劇場的民主面具,手段已不清楚,更參雜太多說教意味,這是另一種「壓迫」。(程皖瑄)

2019-07-17
音樂

一場找不到閱讀對象的誤讀《誤讀聲響》

《誤讀聲響》大部分的樂曲仍然多所著墨於跳脫原本演奏形式的聲響實驗,在樂音和噪音的衝撞和並置中探索樂器音色和演奏技巧的可能性。然而,如果誤讀的對象僅限於音色本身,是否「誤讀」的概念在此仍過於狹隘?(蔡孟凱)

2019-07-16
戲劇

突出的幽默《沢則行童話集》

這是一齣單人獨角偶戲的演出,幾個故事段落之間的安排連結雖然不甚明確,且略顯鬆散似拼盤集錦;可是Nori Sawa另具隻眼,發揮了他獨到的眼光,加上善用各類型的偶,遂能讓我們都熟悉到爛的童話《三隻小豬》和《小紅帽》,竟然轉變出許多不同凡響的新點子,宛若看一則新故事。(謝鴻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