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構中最真實的參與——虛實之間的線上互動式演出《Incubating3.0─迷》

陳家盈 (翻轉讀書繪文學工作坊負責人)

其他
2021-11-22
演出
影響・新劇場
時間
2021/11/06 20:30
地點
線上演出

收到了一組帳號和密碼,時間到了我便循著E-mail的指引來到了一個精心架構的網站。

後疫情時代的我們,會發現因為疫情的關係,許多形式與型態早不復以往,套句我們都知道的話:「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而劇場中的人性似乎也能夠躍然至網際網路,開啟了一道門:「人性始終凌駕著科技」。

在疫情期間我也曾上線看舞台劇、看小劇場,但這回還是頭一遭參與「互動性」的劇場洗禮,得到的感觸良多,必須為它撰寫下什麼紀錄這奇特的一刻。

線上觀劇,會令有一個先入為主的錯覺:是要我看影片嗎?這怎麼跟現場實境的劇場相比啊?我就身在自家中,氛圍怎麼營造?又,哪來的氛圍可言?互動式,怎麼互動?點點滑鼠就有會有如實的互動感嗎?排山倒海的內心小劇場,就在輸入完帳號密碼登入時產生,對虛構中的虛構,是毫不保留的提出質問,直到序幕開啟,音樂、畫面、演員三位一體呈現在眼前時,內心的雜音才逐步消去。《迷》劇的開始,營造出「觀劇人即是委託人」的情境——這場劇是由我來開啟「記憶交易所」的檔案,進而將自己的委託,投遞出去。

因此我無暇「觀劇」,我得花上心思去思考:我要提出什麼問題作為交易,才得以順利讓劇情繼續下去。這出乎我的預料,雖然知道是互動性的線上劇場,卻不知道一開場就需要我的加入。甚至,更精確地說,這齣劇場是以「我」為主體在進行流動的。

這成功的開啟了我的好奇心,不單只是它的提問來的太快太突然,更多的是,當我意識到「這場劇將帶我們回朔記憶」的時候,身為觀眾的我和劇中的人們頓時有了重度的交疊。

劇中記憶交易所的兩位侍者與我對望,透過影視技術以拼貼洋娃娃的嘴、眼來與我對話,怪誕與神秘的氛圍油然而生,加上背景音樂在耳機裡頭迴盪地如此徹底,我很快地進入了交易情境,眼前隨即浮現三個問題:「你最美好的回憶」、「你最痛苦的回憶」、「你最想忘掉的回憶」。在這個地方,我必須回答,才能夠讓故事繼續下去,因此,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思考,反覆在記憶中挖掘適合這些問題的答案。劇場開門見山的把問題拋給觀眾,一個很大膽的風格,讓人無從招架或回絕,觀眾必須立即的面對自我。

其實有點刺激,這三個問題看似不痛不癢,但在自我的記憶體搜尋的過程中所觸及的,卻又是如此鮮血淋漓,好的壞的、過去的現在的被逐一挑起,帶些赤裸又隱密,似乎也符合這場《迷》。我顫顫地在框框中打下我的回答、我的文字,有點緊張的按出「提交委託」後,精神緊繃的瞬間又被放鬆,因為下一幕,一切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這讓我被一股衝突感襲擊。劇場持續進行它要帶我們走進的視角,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我來到了三個「別人的」委託案件。

我逐一的進入檔案看見了別人的委託:在軍中受到霸凌的役男、在幸福前夕乳癌復發的新娘、在神秘領域精算塔羅卻算不到自己命運的女巫。看似無關的三個人生,其實都有著「記憶」的交集;劇場先給我提示、引導我思考,再讓我去看見、去聽到、去應證或是去參與他人的人生片段。到這裡我不經想問:如果是我,願意讓別人閱讀我所提出的委託嗎?這些似乎只有我才知道的細節、我的人生、我的記憶。回到劇場,劇場是千千萬萬人生百態的縮影之一幕,它擊中的可能不會是當下的你,可能會是過去的或未來的自己。

而我在這三個檔案中不斷地「進進出出」,就像在別人的記憶中走迷宮,拼拼湊湊。怎麼說呢?這場劇的系統提供了「記憶交易所資料庫」,讓觀眾能夠在觀劇後再回去以關鍵字、物件或劇情提示等方式檢索,而去得到「更多」關於劇中個案沒有展演出的細節。這更貼近一種「窺視」的參與感,我認為這是強大的後勁,是一種弦外之音的詮釋,是一種「在虛構中最真實的參與」。

Incubating3.0─迷(影響・新劇場提供)

這時,服裝、場景、背景、音效、劇本都昇華成了虛構中的真實,當我投入了別人的委託案件時,我顯然的忘了自己一開始的記憶枷鎖,嘿,我們不都是這樣嗎?處理別人的事情永遠比處理自己的還來的起勁與有想法。就在我沉浸於資料庫的搜查、拼湊別人的記憶、窺視別人的慾望與痛苦或喜悅時,我的mail信件通知響起。

我收到了一封主旨為:「願所有選擇皆如你所願」的信件。
隨即開啟,映入眼簾的是:

「親愛的小家:
感謝你於2021-11-06 21:14:40前來拜訪記憶交易所。
你提交了委託,讓我們為你服務。
這不一定是最好的選擇,
但或許是現在最適合你的選擇。
你選擇遺忘,也付出了代價。
不過,對已經忘掉一切的你,可能也很困惑我在說什麼,
以及為何會收到這封信?
儘管你選擇遺忘,我們仍為你記錄下你記憶的片刻,
作為你曾經拜訪的證明。
以下是你的委託單內容:
你最美好的回憶是:
在異國與伴侶相依探險的美好回憶
你最痛苦的回憶是:
逝去的心靈寄託
你最想忘掉的回憶是:
被暗箭重傷」

又是一陣暈眩,我沒有料想到的,是這記虛實交錯的迴馬槍。
我在真實的世界當中收到了一封mail,且是在我忙著探看虛構的他人人生時,這封信直勾勾也血淋淋的,把剛才彷彿被我遺忘的委託、記憶,排山倒海的將我推、拉、扯回了現實。

我直視著這封信良久,彷彿侍者在我耳邊訴說:「歡迎來到記憶交易所」。

這無非是一場全新的體驗。
從劇裡到劇外,從虛構到真實,從窺視到被窺視,從別人到自己。
直至今日,我還在咀嚼這些歷程帶來的衝擊和記憶。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