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5-07
舞蹈

從動作出發,尋找身體《毛月亮》

究竟臺灣人的身體性是什麼?臺灣人的身體就是陣頭或八家將的身體嗎?……在此,我的疑問比答案多。尋找答案,不是單一編舞家、單一舞團、單一研究者的責任;尋找答案的過程,當然也不會是直接而短暫的。(陳祈知)

2018-10-23
舞蹈

以身體折學回應殘酷劇場《纏》

不是將內在情感外顯化、形象化,而是在身體內部形成一個混沌的宇宙,其身體之流超然於時間之外。這也是一具在生死臨界節點上的身體,在生之邊緣的死亡。(陳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