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解憂雜貨店,作為一個時代下縮影——眾角色出將入相的集合場,來到這裡與其他生命故事交手,來來去去、或悲或喜,總是時代、總是人生。(張峰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