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缺乏戲劇結構的演出過程中,似乎跟「文字的身影」這個標題產生脫節。這個「菜騎鴨」的拼貼遊戲,究竟是為了搏君一笑?還是想試探觀眾對遊藝式演出的接受度?(蔡明璇)
十二月
30
2017
兩部作品同樣以「非人」作為主體,但其實都在虛擬間深刻地製造出真實的「生活感」,卻是截然不同的體驗與呈現。只是,我會不斷檢視與懷疑的是吳思鋒在前一年的「321小戲節」就已提出的「空間想像力」。(吳岳霖)
五月
20
2015
戲弄321小戲節開啟了一個嶄新的觀戲經驗,包含對環境劇場的重新定義,歷史空間的活化與再利用,舞台裝置與多媒體的介入。透過室內外的空間所帶來的視覺與聽覺的感受,觀眾各自擁有了夜遊府城的發現與詮釋。(蔡明璇)
七月
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