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玩偶裡填裝的是來自新疆的棉花;甚至是大喜利橋段康康(何瑞康)在白板上寫下煙火飛太遠打到共機的答案時,觀眾們很有默契的拉出了敏感的長音。這些關鍵字早幾年、晚幾年,摩擦的力道都會不一樣,無聲警示了人們生活正在改變。
一月
18
2023
開演前後的「漫談/彈」是達康之間默契長期積累下的臨場發揮,在安排好的「漫才」跟與眾同樂的「遊戲」之外,它構成整場演出同樣關鍵的第三個元素⋯⋯(張又升)
五月
26
2022
然而,一旦完成上述銜接,使之順利過渡,便能在戲劇占主流地位的表演藝術中,為節目或帶有互動性質的廣義說唱藝術劃出獨立的、專屬自己的領域,凸顯跟戲劇截然不同但又大方包含了戲劇的精神。就此而言,達康.COME無疑是相當成功的。兩個人和在場上百人作為朋友互相笑鬧,這場面在平日生活中實在罕見啊!(張又升)
十一月
09
2021
漫才不僅僅是喜劇表演,將生活景化為藝術一直是達康的強項⋯⋯汲取生活小事作為素材,這些熟悉的日常,讓觀眾「我懂你在說什麼!」,這個「懂」如電流般連接起觀眾與演員之間的頻率,提供了幽默笑看世界的角度,溫柔化解這世界的殘酷悲傷。(孫玉軒)
十月
12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