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開演前後的「漫談/彈」是達康之間默契長期積累下的臨場發揮,在安排好的「漫才」跟與眾同樂的「遊戲」之外,它構成整場演出同樣關鍵的第三個元素⋯⋯(張又升)
五月
26
2022
然而,一旦完成上述銜接,使之順利過渡,便能在戲劇占主流地位的表演藝術中,為節目或帶有互動性質的廣義說唱藝術劃出獨立的、專屬自己的領域,凸顯跟戲劇截然不同但又大方包含了戲劇的精神。就此而言,達康.COME無疑是相當成功的。兩個人和在場上百人作為朋友互相笑鬧,這場面在平日生活中實在罕見啊!(張又升)
十一月
09
2021
製作和欣賞這類「出一張嘴」的表演藝術必須直接考量節目的編排或先後順序,哪一個環節該輕鬆、無須專注也能領受趣味,哪一個環節又需仔細聆聽、方能從中感到笑料。就此而言,「面白」安排短片串場,稍微稀釋一下注意力,是相當聰明的手法⋯⋯(張又升)
十一月
05
2021
漫才不僅僅是喜劇表演,將生活景化為藝術一直是達康的強項⋯⋯汲取生活小事作為素材,這些熟悉的日常,讓觀眾「我懂你在說什麼!」,這個「懂」如電流般連接起觀眾與演員之間的頻率,提供了幽默笑看世界的角度,溫柔化解這世界的殘酷悲傷。(孫玉軒)
十月
12
2021
從劇本、演員到畫面調度,《變身怪醫》再一次應證了三谷幸喜不帶文化隔閡的喜劇魅力。他能讓所有人捧腹大笑,並非源自投其所好,而是對人性的深刻理解。他抓住的不僅是笑點,更是人心。(郝妮爾)
四月
05
2018
不以「喜劇」為宣傳主打,更多的是以創新的中文音樂劇形式(唱念交雜)作為吸引人的條件。但是,由於劇中實在出現太多、太多「刻意」引人發笑的橋段了——也的確是博得滿場笑聲,卻更讓我憂心,以笑鬧的形式挖空劇情主線是否必要?(郝妮爾)
四月
03
2018
自由看似簡單,有時候會天馬行空,無邊無際到一發不可收拾,達康的自由即興也讓筆者嘆為觀止,光開場白的隨意發揮介紹詞,就能笑料百出,每個段子來回穿梭在劇本及脫稿間,毫無破綻。(陳信祥)
十二月
13
2017
「漫才少爺」最令人捧腹。他們倆以中文非第一語言的背景,卻絲毫不妨礙口語與笑點的傳達;精準的互動,以觀眾耳熟能詳的桃太郎故事作為基底,三木奮與太田拓郎的搭配完全掌握觀眾。(汪俊彥)
八月
04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