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在這看似小品的家庭劇作品中,其實已充分展現他們的不凡企圖:劇場必須觸及社會問題,以及如何將劇場藝術的語言說好;換言之,兼顧道德倫理的關懷及美學文法的創造,這都是劇場的當代性問題。(林乃文)
十月
31
2019
全劇以片片剝除、層層裸露的手法,呈現家/枷/痂的真實——就是「真」「實」,此外無它。「死死免了米」是台語發音的句子,一般語境下,只是抱怨的表達,頂多咒罵;口出此句者,應該不會是認真地想落實——而這裡,就是落實了⋯⋯(張啟豐)
十月
31
2019
文本創作上,導演和創作團隊深度的了解Derrick和Kasper的生活,就像是拍攝紀錄片的蹲點和觀察,兩國團隊在過程中不斷的對話,漸漸找到在文化差異而能對話的平面。(謝思盈)
九月
01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