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9-26
戲劇

正義的民間形式及其複聲《明白歌|走唱白色記憶:未竟的故人事與未來歌》

《明白歌》即使是在擁有確切國家機器暴力運作的歷史背景下,仍刻意拿掉明顯的國家政治符號,只著力塑造某種冷肅氛圍。這或許是《明白歌》所選擇藝術與真實、虛構與現實的距離與美學表現,從而讓觀者有了吞吐咀嚼的自由。(紀慧玲)

2019-09-26
戲劇

敘事、說唱與民眾參與劇場《明白歌|走唱白色記憶:未竟的故人事與未來歌》

「轉型正義」如何讓社會賦權以民眾視線的參與角度,追尋左翼共同記憶被滅殺的歷程,成為本劇的核心思考。亦即,《明白歌》所提供的表現曲線,是以螺旋向地底探究的方式,關注焦點於表演藝術如何貼近民眾社會的感性上。(鍾喬)

2019-09-23
戲劇

談「可能性」:縝密地思辨歷史,不等於良好地重述《雙姝怨》

從劇末的靈光便可以了解,那是因為,如果歷史作為作品的材料,必須被重述,並不應該只是創作者深怕自己或他人忘記,而進行的誦念與呼喊。它必定關乎可能性。曾經遺落的,被撿拾起來;曾經封閉的,被重新敞開。(張敦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