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的視覺與聽覺《奧塞羅》
11月
20
2014
奧塞羅(國家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08次瀏覽
賴志光(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碩士在職班)

2014/11/15 19:30

觀眾席的燈光剛暗下,在所有人都毫無預警的狀態下,「碰」的一聲嘎然巨響,瞬間鴉雀無聲;就在觀眾還驚魂未定之時,接著奧塞羅(Hans Kesting飾)與阿伊古(Roeland Fernhout飾)的裸體,再度刺激著臺灣觀眾的視覺神經。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Toneelgroep Amsterdam)演出的《奧塞羅》,一開場就成功地抓住了觀眾的注意力,也預告著接下來的演出,將會持續地刺激觀眾的視覺與聽覺神經。

第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便是海上暴風雨的場景,導演伊沃‧凡‧霍夫(Ivo van Hove)只用了工業用的大風扇,再加上幾塊藍色的布幔,就成功地製造了海上狂風暴雨的效果。轟轟的風扇聲,猶如狂風的呼嘯,伴隨而來的強勁風力,相信坐在前排的觀眾應該也可以隱約的感受到;而狂亂飛舞的藍色布幔,則如同海上的波濤洶湧般,任意地飄蕩著,最終受不了強勁的風力而落下,隨後出現的便是即將帶來悲劇的舞台。

接下來直接刺激觀眾視覺神經的便是演員間的互動。黛斯迪蒙娜(Hélène Devos)先是用腳踹了一下奧塞羅的下體,隨之雙手戲謔地捏了一下他的奶頭,再嫵媚地貼近愛人;而奧塞羅回以熊抱,將她直接抱起壓在地上,兩人開始熱吻了起來。這看似私密的親暱動作對於歐美國家或許習以為常,但對大多數的臺灣觀眾來說,相信是不小的震撼,深刻地刺激了觀眾的視覺神經。

伊阿古懷著恨意設計灌醉凱西奧(Robert de Hoog飾),並教唆士兵與凱西奧發生衝突,這一發不可收拾的混亂場合,以及下半場伊阿古派了個爪牙到酒吧殺了凱西奧的場面,導演只用了背景音樂:拳擊場的打鬥與觀眾呼叫聲和如雷貫耳的搖滾夜店音樂來表示;只用了環境的聲音,就完整個交代了整個事件發生的畫面,完全不需要額外的道具與多餘的演員,更不需要因此作舞台的更動。另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聲音,便是代表奧塞羅對黛斯迪蒙娜不貞疑慮的加深:一個單純的低音,由遠而近、由小而大,以同樣的頻率出現,但每一次的力道都比上一次強,就有如奧塞羅的心跳,因著對妻子的疑慮加深而起伏漸大,不但大大地加強了戲劇的張力,更緊緊地牽動著觀眾的情緒。

最讓全場觀眾印象深刻的,莫過於最後在玻璃屋發生的事件:裸體的奧塞羅用枕頭悶死了同樣裸體的妻子。一個因憤怒和一個因掙扎而緊繃的身體,少了衣服的遮蔽,直接且強烈的表現出相異的兩種血脈賁張,加上急促的呼吸與呼叫聲,讓觀眾有參與命案現場的臨場感。在驚魂未定之時,伊阿古掐死愛蜜莉亞(Janni Goslinga飾)的部分,則因為後者因掙扎而踢打玻璃窗發出的聲響,讓人再次的感受施暴者的粗暴殘忍,以及受害者的垂死掙扎。到這邊就結束了嗎?不,導演最後趁勝追擊,奧塞羅將伊阿古的臉壓在玻璃窗上,扭斷他的脖子,鮮血就這樣在玻璃上流下;這就像把所有的觀眾的頭壓在玻璃窗的另一端,強迫觀眾觀看這血腥的一幕一樣,伊阿古瞪大的眼睛與觀眾四目相交,再次讓觀眾極度震撼、停止呼吸。

雖然導演只用了簡單的舞台和精簡的聲響,卻產生了令人意想不到且印象深刻的效果。除了挑戰臺灣觀眾的接受度,更直接地刺激了觀眾的視覺與聽覺神經,緊緊扣住觀眾的心,讓觀眾有身歷其境的感覺。

《奧塞羅》

演出|阿姆斯特丹劇團
時間|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私密、卻又四面透明的臥室,在舞台上始終是整齣戲的核心。最後一幕,死前的人緊抓著窗簾做最後的掙扎,如此地觀看視野將觀眾進入第四面牆,彷彿只是在隔壁人家一樣如此地貼近觀眾的生活。(郭靜美)
11月
21
2014
褪去衣物的妻子代表了其清白如純白色的床單,而褪去軍裝的先生,則代表了失去理性思考,著了魔,等到他重新著裝軍裝,才重新回到理性思考面,選擇畏罪自殺。「裸體弒妻」所代表的是除了是對觀眾的挑戰也是對社會輿論的宣戰。(陳美君)
11月
20
2014
導演與荷蘭籍摩洛哥裔劇作家重新翻譯了莎士比亞的劇作,強化了該劇種族歧視的環節,讓讓莎士比亞的文本在愛情、權力、種族間擺盪出經典外的另一章節。而舞台、燈光、音效的配搭,更豐富了這齣舞台劇的細膩質地。(彭待傳)
11月
19
2014
波瓦札的譯本非常明顯標示出不同種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之間的對立:自911事件後全球發動的反恐戰爭,將回教、阿拉伯人、恐怖份子劃為一邊,所製造出來的仇恨、對峙、恐懼、殺戮,是導演與劇作家重新詮釋莎士比亞的原作,與現當代社會、政治、全球的局勢所做緊密的聯結,不言而喻。(葉根泉)
11月
18
2014
玻璃屋特地拉到距離觀眾非常近的舞台邊緣,讓觀眾更貼近也更清楚地觀看這個事件的發生,伴隨著黛斯迪蒙娜的尖叫求救與艾蜜莉亞僵硬、用盡全身力氣呼喊的身影,成功讓觀眾的心情持續性的緊繃並且到達極限,確信這件事正在我們眼前發生。(富于庭)
11月
17
2014
用裸裎的亞當夏娃探討純愛的可能與不可能;用軍服呈現權力和榮譽如何影響人的理智判斷;用透明玻璃暗示一切真相都被慾望所屏蔽。姿勢、服裝、場景、聲音,在精心的構思調度下,凸顯了這個劇本在大眾熟悉的嫉妒主題之外,豐富的延伸意涵。(鴻鴻)
11月
17
2014
若《強迫意念》有什麼深意,甚至是近乎奧義的,那應是與神同行的性戲耍,而不是性論(sexuality)或性意識的流動與多元性,因為那種設定過於簡單,也是當代社會日趨常規的議程,就像酷兒與性多元的社會議題是日益被接納,即使有淪為主流社會的窺奇之虞,也無礙於它被肯認的生命價值。
6月
20
2024
感受是濃烈的、先行的、帶有詭譎恐怖氛圍的,沈浸式的形式是成立的,而且因為劇院的大空間與神秘感,較真正的沈浸式演出距離上更為舒適,如果說劇名所呈現的概念是此次創作的核心,那這齣戲可以說是面面俱到的貼合主軸,唯有結尾若沒有一個真正的結束或謝幕,我方能更加舒暢的說出我剛剛在劇院中經歷了《幹!卡在中間》。
6月
20
202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