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嫉妒的當代改編《奧塞羅》
11月
18
2014
奧塞羅(國家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280次瀏覽
葉根泉(專案評論人)

「嫉妒」──有雙綠眼的妖魔(green-eyed monster)──是莎士比亞《奧塞羅》(Othello)重要的主題(theme)。劇中反派伊阿古(Iago)因嫉妒奧塞羅這位摩爾人(Moor)的外來者功成名就,卻將自己視之為敝屣,而設下毒計要毀掉他;羅德里格(Roderigo)嫉妒奧塞羅娶走他所仰慕的美嬌娘苔絲德夢娜(Desdemona)為妻,甘願散盡家財,淪為伊阿古的走狗任其使喚;奧塞羅嫉妒自己妻子的純潔美貌隨時都有可以投向他人懷中,讓毒蛇般的謠言逐漸吞噬自我的心靈而步向最後的悲劇。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導演伊沃.凡.霍夫(Ivo van Hove)不僅強化《奧塞羅》原劇本「嫉妒」的主旋律,更將其置放於「排他主義」(xenophobia)的氛圍內,加重其份量,讓劇終奧塞羅扼死妻子厄運的苦澀濃厚而沈重。

導演請來摩洛哥裔作家哈菲.波瓦札(Hafid Bouazza)重新翻譯劇本,強調奧塞羅阿拉伯血統、回教的背景,以此題點出一位外來者即使功勳彪炳,亦處處招人猜忌,苔絲德夢娜的父親猶認為是奧塞羅施了什麼巫術妖法蠱惑她,不然怎麼會投向黑鬼的懷裡?劇本背後潛藏的種族主義亦如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在《極權主義的起源》一書所提到:種族主義在白人和黑人社會裡被用來作為統治工具,所產生令人難以想像和理解的異化的可怖經驗,實際上是想宣布黑人不屬於人類。而這樣的「非人」才能使得「白人」認定自己高於人類,是由上帝選擇來做黑人的諸神。【1】波瓦札的譯本非常明顯標示出不同種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之間的對立:當奧塞羅與苔絲德夢娜爭執她是否犯下姦淫的罪行,苔絲發誓她不是,否則就不是一個基督徒;奧塞羅大喊一句:穆罕默德!來取代一般所用的「上天」(Heaven),在此將基督教/回教對立起來,以此緊扣住西方世界以美國為首,自911事件後全球發動的反恐戰爭,將回教、阿拉伯人、恐怖份子劃為一邊,所製造出來的仇恨、對峙、恐懼、殺戮,是導演與劇作家重新詮釋莎士比亞的原作,與現當代社會、政治、全球的局勢所做緊密的聯結,不言而喻。

而伊阿古鼓舌如簧,煽動奧塞羅懷疑苔絲德夢娜貞潔最有力的理由:當初同國族同膚色同階級的人向她求婚,她都置之不理,這是違反常情的舉動,恐怕是一時衝動之下的選擇,但如果後來發現奧塞羅在各方面不能符合她自己國族的標準,會不會因而懊悔她選擇的錯誤。伊阿古挑動種族階級的對立來撼搖奧塞羅的信念,亦是直接喚起奧塞羅自身外來者的身份,常久以來黏附於內在的不安與自卑,才會讓奧塞羅一步步走進他所設的圈套裡面。導演與譯者聯手加深原作仇外情結的部分,進而點一個外來者對於身處異地文化的無法理解與格格不入,這樣的不確定感才會讓伊阿古有機可趁。

這樣的對立也在處理男性/女性兩性之間的差異。幕啟一開始導演就展示一個陽剛、肌肉、戰鬥的男性世界,舞台上掛著沙包,奧塞羅、伊阿古像是在健身房的更衣室內,僅以浴巾包裹下身,然後才逐一穿上軍服。如此換裝的動作是伊沃.凡.霍夫所特意重複的動機(motif)。奧塞羅唯有穿上軍服,才能擺脫出身奴隸卑微的命運,握有重兵的威權,才能壓制權貴階級而獲得名望與地位。而在劇終當他裸身扼死妻子,也要一一仔細穿上軍裝,告知副將對於曾對國家所立功績不必多言,但曾有敵對土耳其人毆打一個威尼斯人,誹謗我們的國家,「那時我就一把抓住這受割禮的狗子的咽喉,像這樣把他殺了。」【2】在奧塞羅以劍自刎刺向自己的咽喉,仍以軍人的榮譽、名聲為重,卻未看清楚他所殺的外來者,亦如自身的命運一樣──一直都是個外來者,從未被真正的接納與認同,在他所捍衛國家尊嚴的光環底下,是如此虛惘空洞與假面表象,以此作為其最後遺言,令人不勝唏噓。

而導演進一步所反轉的換裝,是讓飾演奧塞羅男演員漢斯.凱斯汀(Hans Kesting),不以膚色的化妝與裝扮成為一位阿拉伯人,反而是借由台詞貼標籤化,去說服觀眾相信他是一位阿拉伯人。這種剝除掉身份、種族、血緣的外衣,回歸到人的本質,讓人相信人的本質不因其膚色、地位而有所改異,亦如劇終奧塞羅與苔絲德夢娜在玻璃屋內全裸,猶如重返伊甸園的亞當與夏娃,屋內猶有一株裝飾性金色棕櫚的立燈,亦隱隱呼應阿拉伯沙漠的綠洲背景,但在如此假造的樂園環境下,即將進行一場罪行。劇中在男人眼中認定的女性都是依附在男性的臂膀之下,任其呵護珍惜,導演善用漢斯.凱斯汀高大肌肉強健的身材,一把就將女演員舉起,如同奧塞羅一再用「我的小白鴿」來形容他的妻子,苔絲德夢娜對他而言就像一件珍貴的珠寶,這也是舞台設計楊.維斯維爾德(Jan Vesweyveld)呈現舞台上玻璃帷幕所建構的屋子,像個展示珠寶的櫥窗,隱喻奧塞羅的情愛只是視女人為寶物。【3】相對地,莎士比亞藉由劇中女角回嗆:妻子的墮落總是丈夫的過失,要是他們疏忽了自己的責任,把我們所珍愛的東西浪擲在別人的懷裡,女人也是有脾氣的,也會復仇。但與宰制權力的沙文主義相較,女人的反抗顯得被動與柔順,如此強弱的對比,更彰顯男性的獨裁與強烈的占有慾望。

導演伊沃.凡.霍夫擅於利用電影影像與舞台之間的聯結,作為互換的介面與轉譯。此次《奧塞羅》雖未使用即時影像的輔助,卻更精粹運用舞台空間與場面調度的演員走位,轉化作為電影鏡位運動Zoom in/out的效果。他在全然撤空、裸露國家劇院的景深與後台管線的舞台內,拉出演員不同距離的位置,以遠近交錯的走位來突顯演員彼此心靈的距離。例如伊阿古的內心獨白幾乎都是在舞台最前緣,直接對著觀眾抒發自己內在的感受;奧塞羅第一次質疑妻子出軌的對話,兩人所坐沙發的位置距離非常遙遠;他進一步想要問清所謂的事實真相,奧塞羅將兩張沙發並排,但並非為了彼此拉近距離的親密,展示卻是近身的壓迫與衝突,亦對比出當第一次玻璃屋出現在舞台上,兩人隔著玻璃親吻早已顯露彼此心靈的距離,表面看似透明事實卻是有所屏障。而最後隨著悲劇步步逼近,玻璃屋移動至前台,讓台下所有觀眾都成為謀殺案的現場目擊者,如此的逼視已令人難以卒睹,卻又目不轉睛。

伊沃.凡.霍夫出色的從莎士比亞的劇本的字裡行間,一層層剖析內在的意涵,化作舞台上實際活生生的行動與台詞。這和國內一些導演僅視莎士比亞的劇本為可利用的素材,不去理會其原著的背景脈絡與意義、台詞的內在意義與動機,隨意照自己高興進行劇場實驗,重新拼貼組合,最後炒出一盤既未具備原作精神與內容,卻又標榜改編自莎士比亞招牌的菜色,實則掛羊頭賣狗肉。伊沃.凡.霍夫尊重原典,卻又能抽絲剝繭找到自己切入的觀點,並能與現今當代藝術與社會關聯起來,提供一次值得參照的範本與借鏡。

註釋:

1. 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著,林驊華譯 (2009) 《極權主義的起源》。台北:左岸文化,頁224。

2. 莎士比亞著,朱生豪譯 (1996) 《奧塞羅》。台北:世界書局,頁226。

3. 林冠吾 (2014) 〈專訪舞台設計師楊.維斯維爾德 讓演員與觀眾一起創造新的真實〉,《表演藝術》262期(2014.10),頁59。

《奧塞羅》

演出|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
時間|2014/11/15 19:30
地點|國家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私密、卻又四面透明的臥室,在舞台上始終是整齣戲的核心。最後一幕,死前的人緊抓著窗簾做最後的掙扎,如此地觀看視野將觀眾進入第四面牆,彷彿只是在隔壁人家一樣如此地貼近觀眾的生活。(郭靜美)
11月
21
2014
只用了環境的聲音,就完整個交代了整個事件發生的畫面。一個單純的低音,由遠而近、由小而大,以同樣的頻率出現,但每一次的力道都比上一次強,大大地加強了戲劇的張力,更緊緊地牽動著觀眾的情緒。(賴志光)
11月
20
2014
褪去衣物的妻子代表了其清白如純白色的床單,而褪去軍裝的先生,則代表了失去理性思考,著了魔,等到他重新著裝軍裝,才重新回到理性思考面,選擇畏罪自殺。「裸體弒妻」所代表的是除了是對觀眾的挑戰也是對社會輿論的宣戰。(陳美君)
11月
20
2014
導演與荷蘭籍摩洛哥裔劇作家重新翻譯了莎士比亞的劇作,強化了該劇種族歧視的環節,讓讓莎士比亞的文本在愛情、權力、種族間擺盪出經典外的另一章節。而舞台、燈光、音效的配搭,更豐富了這齣舞台劇的細膩質地。(彭待傳)
11月
19
2014
玻璃屋特地拉到距離觀眾非常近的舞台邊緣,讓觀眾更貼近也更清楚地觀看這個事件的發生,伴隨著黛斯迪蒙娜的尖叫求救與艾蜜莉亞僵硬、用盡全身力氣呼喊的身影,成功讓觀眾的心情持續性的緊繃並且到達極限,確信這件事正在我們眼前發生。(富于庭)
11月
17
2014
用裸裎的亞當夏娃探討純愛的可能與不可能;用軍服呈現權力和榮譽如何影響人的理智判斷;用透明玻璃暗示一切真相都被慾望所屏蔽。姿勢、服裝、場景、聲音,在精心的構思調度下,凸顯了這個劇本在大眾熟悉的嫉妒主題之外,豐富的延伸意涵。(鴻鴻)
11月
17
2014
表演所留有的諸多空隙,讓「遊戲」中大量的關係實踐尚保有一些與「戲劇」的展演論述相抗衡的能量。甚至於當「戲劇」的意義能夠透過身體擴展為對於現實的注視──如雖然身處奇幻的想像,但死亡的現實注定了主角與祖父的失之交臂──時,過去與現在的交替也可以成為解構歷史記憶中認同本質的批判性立場。
7月
19
2024
《清潔日誌 No._____》無疑是一齣具有積極正面的社會戲劇,導演以「類紀實」的手法來呈現這些真實存在於社會的故事,並期許觀眾在觀看時都能夠「感同身受」所有角色的情感與生活。但也正因為這樣的演出方式,使觀者在觀看時不免會產生一種蒼白的無力感,究竟經歷過後所喚起的情感能夠改變何種現況?
7月
18
2024
烏犬劇場標榜以劇場創作作為「行動研究」,因此這個演出某種意義,是反映劇團對戰爭的研究思考,一年前即開始著手田調,半年前產出劇本,不斷進行修改;因此文本背後的史實資料相當豐富,即使取其一二稍加揭露改寫都已是現成題材,但烏犬劇場不願直書事件,堅持「戲劇轉化」,以意念、情感去「附身」穿越劇場敘事,刻意淡化事件的因果邏輯。
7月
1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