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歷史文章

最近一週 上月 2019
標題 單元 作者 刊登日期
就算活不下去了,但也要笑著倒下《#是否》 投稿評論 莊國鑫 2019 年 05 月 31 日
當快樂如水,匯集成悲《水中之書》 投稿評論 徐妙凡 2019 年 05 月 31 日
沈默的現實,隱蔽的方案《微塵共感》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9 年 05 月 31 日
傳統與創新的全球化在地視野《逆流》、《新舞季・透南風》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9 年 05 月 31 日
一種社會秩序的解讀《微塵共感》 投稿評論 范姜泰基 2019 年 05 月 30 日
舞蹈空間舞團卅——《勥》意識劇場 投稿評論 劉筱君 2019 年 05 月 30 日
讓我們政治地唱歌跳舞吧《#是否》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9 年 05 月 30 日
以「表演者」為核心的演作交流計畫《猶在》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9 年 05 月 28 日
每個人的當代輓歌《安全降落》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9 年 05 月 28 日
歷史如何又為何呈(再)現?《糖甘蜜甜》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9 年 05 月 27 日
傳統劇目的現代張力與詮釋《龍袍》 投稿評論 陳家盈 2019 年 05 月 27 日
卅週年的開端—《勥》物件劇場 當週評論 陳盈帆 2019 年 05 月 27 日
生命重新整合,在戲劇中療癒《黑色微光》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9 年 05 月 27 日
創傷歷史的通俗包裝與魔幻召喚《水中之書》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9 年 05 月 24 日
從原著抽身,直面成長的代價《沙地》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9 年 05 月 24 日
田園詩人的極樂人生《陳永淘-頭擺的事情22週年音樂會》 當週評論 劉悉達 2019 年 05 月 23 日
臥虎藏龍古樂團《驚艷凡爾賽II》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9 年 05 月 23 日
框外之框的未竟之業《釧兒》 投稿評論 楊智翔 2019 年 05 月 22 日
期待多彩的旅程《旅程》 投稿評論 鄭宜芳 2019 年 05 月 22 日
土地關懷與美學實踐的七年之養《蚵仔夜行軍》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9 年 05 月 22 日
從宮鬥、公案到親情表述《龍袍》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9 年 05 月 21 日
一蕊無名花,佗位是汝的故鄉?《女人花》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9 年 05 月 20 日
崩壞世界裡的避風港《家》 投稿評論 朱殷秀 2019 年 05 月 20 日
真實中的重層魔幻《家》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9 年 05 月 20 日
悲劇是,無法為自己發聲的《小紅帽》 投稿評論 陳湘怡 2019 年 05 月 16 日
海洋的生命之舞《NARCOSIS》 投稿評論 高若想 2019 年 05 月 16 日
兩島豈能對話?《島》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9 年 05 月 16 日
人類深層的渴望《家》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9 年 05 月 16 日
記憶未曾遺忘,愛亦從未離開《釧兒》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9 年 05 月 15 日
重新省思人與社會互動關係《Factory動力舞台實驗2.0》 投稿評論 蔡詩晴 2019 年 05 月 15 日
《一丈青》入江湖,真快樂掌中做活戲  當週評論 陳韻文 2019 年 05 月 14 日
劇場作為一種論壇──思與作的辯證《尋找露西亞》 當週評論 鍾喬 2019 年 05 月 14 日
幸福、浪漫、華麗《天橋上的戀人啊》 當週評論 陳姵霖 2019 年 05 月 14 日
表現、再現與在場──身體與影像對峙的三種可能樣貌《毛月亮》、《家》、《重述:街角的兇殺案》 當週評論 羅倩 2019 年 05 月 13 日
真實與虛構的平衡《蚵仔夜行軍》 投稿評論 梁家綺 2019 年 05 月 10 日
月缺,愛缺,怎麼圓? 《明晚,空中見》 投稿評論 賴得睿 2019 年 05 月 10 日
離海無浪的失根鄉愁《離海沒有浪》 當週評論 楊禮榕 2019 年 05 月 10 日
以音樂漫遊各地的旅人《森林漫遊-二胡擊樂跨界二人組》 投稿評論 王亭又 2019 年 05 月 09 日
日頭落又起,是時間的掌中戲《一丈青》 投稿評論 張峰瑋 2019 年 05 月 08 日
情太濃,舞台美學失衡?《海江湧》──咱的日子 當週評論 楊美英 2019 年 05 月 08 日
古代經典女角的現代運用《吳越春秋之美人心計》 投稿評論 黃文璐 2019 年 05 月 08 日
畫中有話《地獄變》 投稿評論 楊閩威 2019 年 05 月 07 日
公主的夢醒時分《杜蘭朵》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9 年 05 月 07 日
從動作出發,尋找身體《毛月亮》 當週評論 陳祈知 2019 年 05 月 07 日
改寫悲劇與創傷《重述:街角的兇殺案》 投稿評論 劉沁 2019 年 05 月 07 日
再悲傷總還有光影陪伴《黑色微光》 當週評論 張思菁 2019 年 05 月 07 日
戲台的解構與情感的建構《一丈青》 投稿評論 王熙淳 2019 年 05 月 06 日
這樣的教育錯了嗎?《米奇去哪裡》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9 年 05 月 06 日
未被憶起的記憶,不被遺忘的遺忘《在遺忘之後》 當週評論 張思菁 2019 年 05 月 06 日
真正的理解從對話開始《晚安,母親》 投稿評論 楊智翔 2019 年 05 月 06 日
土地與生命意義的自我生成《海江湧》──咱的日子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9 年 05 月 03 日
武松能否走入/出「當代」?《英雄武松》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9 年 05 月 03 日
曖昧,與其外的哀憐《野良犬之家》 投稿評論 洪姿宇 2019 年 05 月 03 日
經典愛情喜劇的搬演迷思《移情別戀》 投稿評論 劉紹基 2019 年 05 月 03 日
怹的故事,是按怎「講」出來的《塭田兒女》、《海江湧》──咱的日子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9 年 05 月 02 日
記憶裡的永恆與真實《在遺忘之後》 投稿評論 呂政達 2019 年 05 月 02 日
一場與記憶的決鬥《在遺忘之後》 投稿評論 楊智翔 2019 年 05 月 02 日
舞蹈,事關祭典的再發明《渺生》 當週評論 陳泰松 2019 年 05 月 01 日
焦慮的年代,騷動的身體《毛月亮》 當週評論 陳雅萍 2019 年 05 月 01 日
夢遊一場,共組城市記憶?《一座消失的城門、死刑犯與他們的魚塭》 當週評論 楊美英 2019 年 05 月 01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