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顛沛流離《露水開花-賣藥仔團的江湖故事》

蔡孟汝 (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所碩士)

戲曲
2018-12-03
演出
閩南嶼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時間
2018/11/17 19:30
地點
大稻埕戲苑

凍露水【1】是民間藝人註定過上的日子。
《露水開花-賣藥仔團的江湖故事》(以下簡稱《露水開花》)為演出者王金櫻六十年前參與賣藥仔團的真實生命歷程。賣藥仔團的經營文化為四處遊藝,必須離鄉背井,北、中、南到處工作,因為早期環境艱辛,藝人們需要同時多份兼差才能有基本收入的開銷持平。一開始就把觀眾拉進時光迴廊,操著道地閩南語的演員陸續登場,為了維持生計,「五子哭墓」成了他們的外快來源,過程中被喪家百般刁難也得將苦往肚裡吞,漂泊的藝人們不忘在各種細節處勸世珍惜資源與得來不易的血汗錢。

傳統歌仔戲的「四大齣」(也稱四大柱)為《三伯英台》、《陳三五娘》、《呂蒙正》、《什細記》。阿貓姐賣藥團今天的戲文為《呂蒙正》,開演前的準備繁瑣,對話中操持著行外人聽不理解的「避話」【2】。演出分為「叫花-吆喝聚眾」、「開花-戲文演出」、「結籽-賣藥好收成」三階段,因觀眾看戲不用錢,因此歌仔戲演員們除了演正戲之外必須幫忙賣藥,團裡才能有收入。賣藥團的歌仔戲演出服裝分為兩種,一種是著正式戲服並帶身段、一種是著時裝表演,《露水開花》是以時裝呈現之。「叫花-吆喝聚眾」的手法精彩多變,演員楊宥熹為了吸引群眾也上演令人拍案叫絕的「繞口令」,彰顯民間藝人身懷絕技,適時應變展現功夫。

雖然老戲重演,賣藥仔團的文化式微,演員唱唸起戲文《呂蒙正》來卻也一點都不含糊,〈倍思仔轉七字仔〉、〈江湖調〉、〈都馬調〉、〈霜雪調〉、〈送君別〉、〈苦命鴛鴦〉、〈錦歌雜念仔〉、〈乞食調〉、〈台南哭調〉……等,採用戲中戲的方式讓年輕一輩的觀眾一睹台灣道地古早文化。

《呂蒙正》戲末,阿貓姐賣藥團開始向群眾兜售「神仙補血丸」,即所謂的結籽。廟口表演文化豐富、人才濟濟,「喊玲瓏/賣雜細」的出現是場美麗的插曲,農村時代因醫療不普及所以有賣藥文化,除此,擁有特殊叫賣聲的百貨雜細業者也相當受到歡迎,舉凡衣褲、針線、膏藥、脂粉…等應有盡有,複雜的地盤與客群問題導致經常上演爭執與武力糾紛,再次如實呈現江湖藝人遊走南北,除了看天吃飯、大地為家之外,團與團之間的道義與扶持成為藝人嵌入血肉的記憶畫面。《露水開花》擔心時代性的文化隔閡,劇中以紀錄片的形式投影大量珍貴的照片、戲文檔案、八七水災紀錄片……等,貼近與群眾的距離。生命不會一直公平、仁慈,賣藥仔團四處遊藝租住,為製作人王金櫻記憶猶新的是那年的八七水災,除了家當之外還差點搭上性命。

賣藥仔團文化現今已不復見,製作人王金櫻期望《露水開花-賣藥仔團的江湖故事》能成為一齣舊時代文化保存的作品之一,大量道地閩南語的諺語採用與歌仔戲的橋段讓整齣戲色彩層次鮮明,於大稻埕戲苑這樣具有韻味的表演場地呈現故事,更加相得益彰。

註釋
1、「凍露水」閩南語,意為接受露水滋潤。在此借喻討生活的人無以為根、四處為家。
2、「避話」,一種專業的術語,亦稱隱語,同業間彼此聯繫的一種特殊口白,有行話、市語、方語、切口、春點、黑話等別稱,多少有「不欲為人知曉」的隱密慣性。

標籤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