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基進蝸牛辦公室
時間:2018/12/30  18:30~22:00
地點:濕地F5展演空間

文  陳名義(樹德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在學生)

《保持清醒》是一個結構十分複雜的劇本,在這次的演出當中,導演將整個劇本拆開,把每個片段當成像是展覽品那樣來進行演出。整個展場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在每個時間點會有真人進行演出,另一個部分則是不斷播放已經錄好的劇情。真人演出的片段會不斷更新,搭配著另一邊錄好的影像劇情,空間中就這樣進行著整齣戲,整整四個小時,先看展覽,一邊思考,再觀看真人演出,不知不覺整齣戲就看完了。演出最特別的地方,不僅僅是形式,演員也在展覽中充當曖昧奇幻的角色,在沒有戲份的時候,他們會在展場隨意走動,甚至拿出手機打手遊,跟觀展者聊天,時間一到,又變回演員,開始演戲。演員的切換十分乾淨,使得真人演出的凝聚力以及空間感很迅速的被建立起來。

也許是這齣戲本身就沒有那麼容易看懂,即使耐著性子看到最後,卻依然沒有隨著劇情得到任何東西。劇情結構原本就不規則,而這次演出,又將結構再次打亂,使得亂上加亂,卻也因著此種展覽式的詮釋,給了觀眾很多想像空間,使人產生諸多不同的想法。

不過長達四個小時的觀看,讓觀眾的體力越來越消磨,同時心裡卻又深怕會錯過任何一個環節導致無法看懂這齣戲,所以大家都期待下一步會發生的事、期待能從這齣戲當中看出點什麼,然而這些期待,搭配著這齣戲本身的獨特性,以及這次重新詮釋的方式,觀眾因此永遠沒有辦法在展場當中看懂任何東西,對於這齣戲越加的模糊不清,然後依然壓著疲憊、瀕臨崩潰的心理,嘗試去看懂,觀眾在這種狀態下,隱約地呼應到這齣戲的劇名《保持清醒》。

劇本描寫了未來的世界,書寫的方式有很寫實的,也有很像夢境的。雖說是劇作家自己創作/虛構出來的世界,他仍然是以寫實的方式去描寫未來世界的人在做的事情,劇本的那個世界中充滿了性愛、性侵、自慰、犯罪…… 種種,而裡頭的角色都有一個共同性,他們活得很迷茫,似乎無法清楚地去判斷事情,於是在性愛、性侵、自慰、犯罪當中找尋某種存在的價值。

而這個劇本真正想要傳達什麼東西?我猜想應該是演出完的那刻-最後一段真人演出結束後,展場響起了Beat厚重的音樂,接著所有演員下戲,又切換回一般人模式,拿出手機的拿出手機,滑臉書、玩手遊,有的甚至在發呆。結束地十分突兀。在那個當下,每個觀眾都還認為戲還沒結束,期望會有什麼事情會發生,因此在展場內迴盪,始終不相信就這樣結束了。那個時候,觀眾又成了另類形式的存在,間接地呼應了此劇當中的所有角色,迷離、疑惑、不解。觀眾活在那個當下,拖著因觀展而疲累的身體在展場像幽靈一樣的飄流,刻意保持清醒地去觀看、檢視這齣戲,但越看越亂,越看越迷茫,始終看不出一個頭緒;我們被整個展場空間、劇情結構打亂,演員與我們都在這個空間迴盪,我們不知道結束了沒有,像是在等待些什麼,被困在這個展場內。直到演員與觀眾開始聊天,就像這齣戲到中間的時候,演員沒事時那樣。漸漸地我們意識到不會有任何事情發生了,有的人離開展場,而展場四周的談話聲量,也開始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