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移在十六條弦上的豐富性格《首席‧璀璨》

武文堯 (專案評論人)

音樂
2019-06-05
演出
Infinite首席四重奏
時間
2019/04/28 14:30
地點
誠品表演廳

已邁入第四屆的誠品室內樂節,每年都邀請台灣與各國優秀的四重奏團隊共襄盛舉。近年來,此室內樂節均由Infinite首席四重奏打頭陣,慢慢成為傳統。Infinite首席四重奏由NSO國家交響樂團首席李宜錦、副首席鄧皓敦、中提琴演奏員陳猶白與台師大音樂系教授歐陽伶宜組成,他們之間深厚的情誼與默契,是台灣樂壇中難得一見的優秀四重奏團隊。有趣的是,Infinite四重奏第一、第二小提琴上下半場會交換,也就是說上半場演奏的貝多芬《f小調第十一號弦樂四重奏》〈嚴肅〉(L. v. Beethoven: String Quartet No. 11 in f minor, Op. 95, Serioso)與巴爾托克《第一號弦樂四重奏》(B. Bartok : String Quartet No. 1, Sz. 40)是由鄧皓敦帶領(第一小提琴),下半場的德弗札克《降A大調第十四號弦樂四重奏》(A. Dvorak: String Quartet No. 14 in A flat major, Op. 105)則是由李宜錦任第一小提琴,他們兩位相當不同的音色、性格,讓Infinite首席四重奏彈性高、富有變化。

巴爾托克的六首弦樂四重奏不只是作曲家最為代表性的曲目之一,同時也考驗著演奏的團體默契與程度。以這次演奏的《第一號弦樂四重奏》來說,三個樂章、長達半個多小時的演奏時間中,除了要有細膩的音色外,還有著許多艱澀的技巧必須克服,不間斷的三個樂章,樂念連貫,一氣呵成。Infinite首席四重奏顯然做足了功課,整首樂曲演奏下來,對於合奏上的困難處一一迎刃而解,像是第一樂章開頭、兩部小提琴綿長、悠遠的弦律線條,音色統一、亦步亦趨,其他兩聲部的加入慢慢將音樂填充、發展,音樂緩慢流動,卻有很深層的情緒在醞釀、推展;第三樂章節奏的變化豐富,Infinite首席四重奏自始至終維持著很好的默契,各種速度的轉換、銜接相當流暢,每位團員本身精湛優異的技術不說,合奏起來,細節被相當的強調,一些譜上很小的細節都被整理得相當統一,跳弓、連弓等articulation的設計,讓音樂生動、活潑。據聞Infinite首席四重奏將有計劃的完整演出巴爾托克的六首弦樂四重奏,讓筆者相當期待,藉由攀登這弦樂四重奏的一高峰,定能讓樂團有所成長。

開場演奏的貝多芬《f小調第十一號弦樂四重奏》〈嚴肅〉同樣可以聽到Infinite首席四重奏細膩、漂亮的音色,卻略顯拘束,少了些自由、興奮的火花。第一樂章第一主題的情緒是否能延續下去,並與之後短小的第二主題做出區別,或許可以再更加明顯。不過,慢板樂章則能夠發揮出此四重奏的特質,善於經營迷人、精緻的氛圍,音色細膩、層次多變。鄧皓敦的演奏較為冷靜、節制,也因此讓整首第十一號弦樂四重奏結構清晰、較為客觀冷靜,從第三樂章開頭的附點主題就可看出,與多數激烈、較誇張的詮釋相比,Infinite首席四重奏相對溫和許多。不過在下半場演奏的德弗札克《降A大調第十四號弦樂四重奏》,則明顯有著不同的演奏方向。

李宜錦熱情、明亮的音色,讓Infinite首席四重奏整體的詮釋瞬間激動了起來,德弗札克相當迷人、討好聽眾的旋律,從第一樂章開始便可清楚聽到。簡短的導奏後,第一小提琴率先演奏出有些「頭重腳輕」的第一主題,輕巧的樂句結尾,特別引人注目;在過渡(Transition)段落中,新旋律的出現與轉調,讓音樂燦爛多變。從第二主題的三連音的音型到小結尾(Codetta)的激動躍進,Infinite首席四重奏呈現極高的專注,低音聲部持續的共鳴,為音樂做了良好的支撐,也讓音樂順利推向結尾的高潮。第二樂章著名的詼諧曲段落,跳躍式的動機與抒情的旋律對比充分,尤其中段寬廣、甜美的主題,讓筆者聽得相當舒服。第三樂章抒情的特質本來就是Infinite首席四重奏得心應手的特點,倒是第四樂章舞蹈般的特質被渲染的具有相當的感染力,非常精彩。縱使在這樂章中出現了音準上的小瑕疵,卻絲毫不減整個樂章的熱情,整體來說不失為一次令人興奮的演繹。

筆者認為Infinite首席四重奏本身是一個相當專業、程度非常好的四重奏團隊,他們持續的挑戰自己、自我精進,其精神是相當令人敬佩的,經過多次演出的磨合,一個屬於他們的音色與風格應會慢慢定型。游移在熱情與內斂、外放與節制兩種不同的性格中,綜合這兩種有著明顯差異的性格,在不同的曲目中有所發揮,自然令觀眾期待他們接下來的演出與成長,明年的誠品室內樂節,自然成為了關注的焦點。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