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人氣新秀四重奏《琴迷歐巴-Novus弦樂四重奏》

武文堯 (專案評論人)

音樂
2019-07-11
演出
Novus弦樂四重奏
時間
2019/06/22 19:30
地點
誠品表演廳

成立至今甫十二年、擁有高人氣的韓國弦樂四重奏Novus,終於獲邀首次來台演出,成為「2019誠品室內樂節」四檔節目中的最後壓軸。四位年輕的男性音樂家,除「顏值」頗為出色外,也在國際室內樂比賽中得過獎,發行過多張專輯,他們是目前備受矚目、前程看好的年輕四重奏團隊。亞洲團體要能夠進軍國際,某方面來說相當困難,Novus弦樂四重奏除了話題性、「可看性」十足外,他們紮實的技巧、豐沛的情緒,都是令人讚賞的。

此次訪台,選擇了三首相當古典的四重奏曲目,可以看出他們欲證明自己實力的企圖心。上半場演出的莫札特《降B大調第十七號弦樂四重奏》〈狩獵〉(W. A. Mozart: String Quartet No. 17 in B flat major, K. 458, The Hunt)與孟德爾頌《D大調第三號弦樂四重奏》,作品44-1(F. Mendelssohn: String Quartet No. 3 in D major, Op. 44, No. 1),都是有著古典架構、曲式清晰的經典之作。在莫札特《降B大調第十七號弦樂四重奏》第一樂章開頭,Novus弦樂四重奏選擇熱情、活潑的開始,尤其著名的下行三度「獵號」主題,由第二小提琴、中提琴以中、低音域反覆呈現後,不只更加寬闊,同時也繼續維持著輕快的基調。四位演奏者有著很好的默契,彼此之間的詮釋相當一致。他們的第一、第二小提琴並不固定,會依據樂曲需要輪流擔任,筆者認為他們二位小提琴手本身都有著不錯的技巧,音色、詮釋上較沒有明顯的不同,因此由誰來領導樂團,基本上並不會影響音樂的表現。

Novus弦樂四重奏特別善於快板樂章的演奏,活潑、生動的樂段與快速音群,聲部間彼此交織、遊戲般的段落,讓他們有著很大的空間能夠發揮,例如莫札特《降B大調第十七號弦樂四重奏》的第四樂章,或者孟德爾頌《D大調第三號弦樂四重奏》的第一樂章、第四樂章。在孟德爾頌的這首弦樂四重奏的第一樂章開頭,就可聽到第一小提琴亮麗的高音域音色,Novus弦樂四重奏的演奏有著強大的衝勁。第二樂章可說是此首作品中相當困難的一個樂章,倒不是它的技巧要求很多,而是中段(Trio)第一小提琴甜美的琶音與其他三聲部的長音伴奏,這段靜謐、色彩變化豐富的音樂,當天的演奏顯得有些草率,第一小提琴的演奏不夠流暢,未能表現出一連串琶音營造出的細緻微妙、靈動般的效果,有些可惜。優美的第三樂章,Novus弦樂四重奏在這裡展現了他們相當漂亮的音色,音樂中的各種表情,也都一一呈現出來,整體來說相當迷人。不過這樂章中的音色上的變化仍可再更加豐富,才不至於讓人感到單調。以這首樂曲來說, Novus弦樂四重奏有些過於強調技術,表現性壓過音樂,或許這是年輕團體常常碰到的問題,隨著時間的積累,應能逐漸培養出自己的聲音,也能讓音樂慢慢褪去華麗的顏色,而顯露出較內斂、情緒豐富的一面。

下半場的舒伯特《d小調第十四號弦樂四重奏》〈死與少女〉(F. Schubert: String Quartet No. 14 in d minor, D. 810, Death and the Maiden),可說是整場音樂會的重頭戲。這首樂迷耳熟能詳的四重奏,因為第二樂章引用藝術歌曲《死與少女》(Der Tod und Das Madchen)的主題,而為人熟知。引用藝術歌曲旋律,套在其他器樂曲中,這是舒伯特慣用的作曲手法。這首弦樂四重奏長達將近四十分鐘,情緒上是相當沈重、濃烈的。整場音樂會中,Novus弦樂四重奏在這首作品的表現最為出色。在第一樂章,他們以沈穩、恢宏的格局開展,大調的第二主題呈現田園般舒適的線條,與死亡象徵的第一主題呈現出明顯的對比。在這裡,四位演奏者互相傾聽、相互配合,呈現出室內樂合奏的樂趣與藝術。第二樂章Novus弦樂四重奏選擇了一個較慢的速度,低音聲部充分共鳴,加深了深沈、憂傷的特質。在這變奏曲樂章中,不同主題在各個聲部間穿梭,音樂具有敘事性,像是用四把樂器敘說一個悲劇故事。第四樂章激動、緊湊的音樂,是Novus弦樂四重奏最拿手的。他們的穩定性相當高,整個樂章聽下來一氣呵成,每個動機間彼此相扣,音樂是生氣蓬勃的。

很高興誠品室內樂節每屆都邀請新銳樂團登台獻藝,除了老牌名團外,更將年輕新秀同時介紹給台灣樂壇,Novus弦樂四重奏是其中之一。韓國的音樂水準其實不容小覷,不論在交響樂團、歌劇製作還是聲樂歌手的培養上,韓國的音樂家有著曠闊的視野,並逐漸登上國際舞台,受到大家的關注。Novus弦樂四重奏無疑代表了年輕一代韓國室內樂的發展。筆者高度關注這個樂團,希望他們持續進步,並充實室內樂在亞洲的實力與發展!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