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鬧即門道——FOCASA馬戲藝術節

簡麟懿 (專案評論人)

其他
2022-04-02
演出
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陳益銓、郭子倫、魏亞民
時間
2022/3/20 10:30
地點
水交社文化園區

彷彿是乘載前一檔製作《嘛係人》的初衷,此次走入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主辦的「FOCASA馬戲藝術節」,筆者仍舊感受到了滿滿歡愉感以及圓(Circle)的濃厚意象。尤其馬戲「Circus」一詞,正是拉丁文中「圓圈」的意思,我們不僅可清晰看見環狀的硬體結構分布在草地四周,同時圓形的燈泡佈置,也讓FOCASA得以馬戲為中心,將前來迎接熱鬧的民眾兜成了無數個小型聚落,在點狀的分布當中,沉浸在如遊樂園般的探險氛圍。

首屆舉辦於「台南水交社文化園區大草地」上的FOCASA,地緣比鄰市區與密集學區,原為眷村的小重劃區在交通上的優勢,似乎也強化了民眾參與的動機。同時,FOCA眾多馬戲演員與街頭藝人長期在馬戲文化上的紮根與努力,讓許多成熟的青年,甚至已經成家的父母,彷彿格林童話《花衣魔笛手》中的孩童一般,在假日受到馬戲魔力的號召,從台南四面八方湧入市郊,好不熱鬧。

FOCASA馬戲藝術節(福爾摩沙馬戲團提供/攝影毛弟)

歡騰的背後,其演出節奏有別於筆者多數印象中的國內策展形式,有點類似於萬國博覽會或羅浮宮看展,民眾只需逗留足夠的時間,就幾乎能夠接觸到大部分的活動演出,並不會因展期過長、節目繁多而有遺珠之憾。透過V13帳篷【1】演出、戶外街頭劇場,以及工作坊等活動的同步運作下,狹義來說,民眾在整體演出的流動過程裡,仍保有其選擇的自由與權力;而廣義的層面來看,在藝術節的空氣開始熱鬧前,民眾就已然陷入整個場域的氛圍當中,只有享受,實在無須再多做註解。

攏係為著噗仔聲

雖說整個FOCASA還是有些許遺憾,如V13帳篷演出的候補名額有限,沒有排到名額的觀眾難免會有失落感,以及草地植披不足,導致隨風揚起的陣陣塵沙會引發不適等等,但筆者認為這並無損藝術節的美好,因為戶外的藝術聚落同樣精采。

譬如以「蛋黃舞台」為中心發表的「Mimo Fat Guy」,彷彿就是全彩版的英國喜劇演員查理‧卓別林,其小丑扮相與英國紳士服裝的結合,在默劇與魔術當中找到了滑稽與優雅的平衡點。與「劍玉小螺絲」陳益銓的「一劍入魂」相比,演員郭子倫的優勢並非在於技術與職人專精的情懷,而是他精準掌握「表演」這門學問之節奏。當他重複操弄台下觀眾來配合演出的舉動時,其進退的喘息搭配長年經驗的即時反應,不僅使喜劇的氛圍不落入僵化的結局,更一再添加力道上的變化,使觀眾的觀賞味蕾,如同碰到跳跳糖般充滿了刺激。

FOCASA馬戲藝術節(福爾摩沙馬戲團提供/攝影毛弟)
FOCASA馬戲藝術節(福爾摩沙馬戲團提供/攝影Ken Photography)

平心而論,之後的「阿民水管交響樂」與「Swing+Mr.Kloud」也是不同領域上的達人,然而,即使每一個節目的藝術層次不同,卻都擁有同樣顯目的關鍵——民眾當下的回饋如何?也因如此,「走繩體驗」、「高蹺遊行」等工作坊與遊行活動,也被安排在藝術節其他區域當中,一方面捕捉分散的人潮,同時也持續透過不同表演手法,引導民眾看見馬戲的方方面面。在街頭馬戲的世界裡,似乎在掌握民眾的心之前,要先掌握到他們的眼睛,這是特別有趣的一點。

雜技的一瞬美好

從城市規劃的著眼點來看,發跡於台北市的FOCA移駕到台南舉辦這樣大型的活動,著實讓筆者感到趣味,而我深深著迷其中卻也是無庸置疑的。反之,戶外參與團隊如「阿民水管交響樂」的魏亞民(筆者曾有緣在兩年前的正興街欣賞過他的現場表演),在地的台南街頭藝人能被吸引過來,再與其他城市一起同心協力,將分散的拼圖拼湊完整,筆者相信這絕對會是FOCASA未來持續壯大的關鍵之一。

而「劍玉小螺絲」的演出結尾,陳益銓曾說過他窮極一生的精力,就為了在觀眾的面前呈現將十顆劍玉同時入皿的驚奇,或許這樣的演出內容未必通天達地,節目的尾聲也僅是搏君一笑,但街頭藝人成功博得認同的背後,他們是否能如日本知名劇場導演蜷川幸雄曾提及的「千刃千眼」【2】般,接住所有觀眾卸下武裝之後的所有歡笑與幻想,進而持續突破自我,延長自身專長的賞味期限,這也是筆者好奇的一件事情。至於台灣的民眾會如何回饋對等的尊重與認同,筆者相信在這一次的藝術節當中,已有一次相當值得參考的解答了。

FOCASA馬戲藝術節(福爾摩沙馬戲團提供/攝影Ken Photography)

 

註解:

1、《FOCASA 馬戲藝術節》的巨型馬戲篷「Village-13」(簡稱 V-13),總高度16 公尺、篷內直徑 32 公尺,為台灣少見的大型馬戲蓬。

2、日本知名劇場導演蜷川幸雄曾提及一個「千刃千眼」的劇場想像:「假如觀眾席裡坐著一千名年輕人,他們手裡就等如握著一千把利刃。我想像,我得打造一個足以對抗千把利刃的舞台。」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