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的馬戲篷之夢——臺灣馬戲之家FOCASA
3月
27
2023
FOCASA馬戲藝術節(© FOCASA馬戲藝術節提供/攝影Rafael Wu)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880次瀏覽

文 李曉蕾(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民俗技藝學系副教授) 

 如果每個人身上都存有小丑的DNA,你、我會遺傳到的是哪類小丑的標記? 

馬戲表演有其長遠的演進歷史,世界各國的馬戲團表演形式各具專長特色,呈現風格多元混搭,既有前衛潮流的演出樣貌,傳統經典技藝至上的演出亦能大鳴大放。沒有改變的是馬戲表演的精神價值——帶給人們找回童年純粹的快樂。像是「小丑」作為馬戲表演的靈魂人物,常以誇張滑稽的表現姿態逗人歡笑,讓觀眾置身神奇的魔幻情境中,忘卻世俗煩惱與憂愁。

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在2009年草創時期的團名為MIX舞動劇坊,2013年第一次到法國外亞維儂藝術節(festival Off Avignon)演出,也是來自臺灣的MIX男孩們畢生第一次在馬戲帳篷內展出作品。團長林智偉因而起心動念⋯「未來我們也要擁有一座屬於自己的馬戲篷」。2014年MIX團隊宣告正名為Formosa Circus Art福爾摩沙馬戲團(簡稱FOCA)。十年後FOCA的年度團慶報告,林智偉將購買馬戲篷的夢想計畫置入營運目標中。2022年FOCA團隊買下全臺首頂馬戲篷,在臺南水交社推出「FOCASA馬戲藝術節」暖場試營運,締造由民間劇團直接策動舉辦以馬戲為主體的大型藝術節活動運作模式,主導表演藝術品牌形象優勢的高度價值與格局,以單個週末五萬人次的入園成果,亮麗啟動圓夢之旅。 

2023年首屆「FOCASA馬戲藝術節」2月22日至28日在臺南水交社熱鬧開園。以「馬戲糖果村」命名,巨大的馬戲篷「Village-13」(簡稱 V-13)披著紅色的大頂彩衣華麗吸睛,成為藝術節園區主角座標,鏈結構築八大特色活動展區,邀請來自法國、澳洲、柬甫寨、南韓、日本、香港、馬來西亞等七個地區具代表性的馬戲表演團體與藝術家呈現當代馬戲的多元包容性與世界觀。此外,匯集國內的馬戲業內精英團隊以及唯一培育特技雜耍專業的臺灣戲曲學院民俗技藝系學生等,展開為期七天,共計三十組團體連袂共創150場演出。

除了各類型的馬戲表演,「FOCASA村莊」在“村長”廣播的指引聲中,“村民”恣意遊樂於八大主題區,挑戰極限走繩、仰望摩天巨輪上Unique優尼客當代馬戲團表演的驚險刺激、離地體驗浪漫高空的探索等。在臺南白日熱度高漲、晚間轉冷起風的春日裡,在村落中的村民們享受著電音派對,與招呼巨人“尋夢小丑”親切互動,於風格市集滿足美食美酒饗宴。這難以言說的感知與感動相互竄流,只有入園加入村落社群的人方能共感體會其中臺式風味嘉年華的自由與歡愉。


 馬戲臺南——作為城市連結 

「FOCASA馬戲藝術節」聯名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共同主辦藝術節,得力於市長黃偉哲與其市府團隊政策機制的支持、文化局陳修程局長協助與行政單位部門接力提供的行政服務。藝術節主辦之一兼執行的FOCA團隊在少有官方監督與箝制的文化環境中保有其自主性,編製撰寫出專屬臺灣馬戲藝術節營運執行「劇本」指南與階段性結論。

藝術節定位明確,以馬戲表演為主軸,突顯馬戲帳篷聚焦亮點,成就馬戲社群的整體為核心目標。藝術節在市場行銷的策略不再強調拉攏廣大觀眾,而是營造同感體驗,將入園的參與者成為馬戲社群的一分子,凝聚未來的優勢力量。FOCA與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完成簽訂合作契約,內容訂定臺南為「FOCASA馬戲藝術節」基地、FOCA進駐臺南水交社文化園區合作計畫、開發水交社園區串連產業計畫等。

藉由藝術節活動期間積極邀請「亞洲馬戲網絡」(Circus Asia Network, CAN)非官方組織的核心成員,在臺南舉辦國際年會,促成更多馬戲藝術家、馬戲團和國家之間的文化交流。亞洲馬戲網絡執行委員張欣怡協同包括日本「瀨戶內馬戲工廠CIRCUS FACTORY」總監、柬埔寨法爾學校、韓國「首爾街頭藝術節基金會(Seoul Foundation for Arts and Culture /Street Arts Festival Team)」、印尼藝術學校等核心代表,在臺南與甫成立的「臺灣特技舞蹈協會」理事長林佳鋒進行對談,經文化部的支持允諾,媒合亞洲馬戲網絡CAN在臺灣註冊總部的未來願景。 


FOCASA馬戲藝術節(© FOCASA馬戲藝術節提供/攝影Rafael Wu)


跟著表演走動的劇場空間

空間,是決定藝術節成功的基本要素。「FOCASA馬戲藝術節」在佔地四公頃的臺南水交社辦理藝術節,臺南市府與企業支援城市軟硬體設備,從封街交管暢通藝術節活動動線與安全管理、市府封街辦桌宴請國內外藝術節演職人員體驗在地風情;臺南晶英酒店、和逸飯店臺南西門館、臺南十鼓捷絲旅酒店與藝術節簽訂企業合作夥伴關係,支持藝術節在連假期間舉行,帶動地方特色發展與觀光休閒產業的需求結盟共創商機;臺南相關旅店櫃檯或大廳都能輕易取得藝術節文宣資訊;高鐵二月份刊物亦登載藝術節活動內容;臺南大多數市民知道有馬戲藝術節正在進行中。以上實例都是這個城市給予藝術節的「空間」支持。

有別於國內外其他藝術節受限於劇場空間的運用,表演場地除了在大、中、小型劇場舉辦,甚至租借學校、教堂、餐廳、公園等空間改造而成臨時劇場,借以容納表演團隊的演出量,活動結束後再進行拆除,但也造成資源與人力的耗費。「FOCASA馬戲藝術節」以馬戲帳篷為劇場,用貨櫃與平台組合成活動區域,可隨機拆裝。馬戲帳篷為移動式劇場,無須憂慮戶外演出常有的天候問題,也沒有劇場房東租借使用上的規範困擾與限制。這頂跟著表演走動的劇場空間,對應不斷變化重新定義的臺灣政治風向施政作為,所衍生出的不確定因素,可以緩解策展單位壓力避免風險,奠定獨立執行藝術節的自主性與延續性,創造有利形勢。

以馬戲為主元素融合城市文化風貌的藝術節文化模型,創產出馬戲篷演出主題樂園式的定位運作機制,可以駐點在地深耕、可以呼應各城市主題、可以輸出作品飛向國際、也可廣邀世界引進篷內做客。馬戲篷的持續重複使用特質,亦是藝術節呼應綠色環保、利益環境與人我,永續發展的專業文化事業標誌。


策展兼顧受眾、票房與內容 

藝術節策展人張又文精準掌握受眾輪廓,針對不同消費族群提供更貼近需求的行銷想法,構作出的馬戲平台,擁有創造馬戲藝術節消費場景的絕妙組合及擴充消費者名單的實力。藝術節的經濟收益,票房仍是主要的經濟命脈。馬戲篷內售票演出,九個作品,演出十九場次,共計12,000席次,全部完售。

入園票卷扣除購買帳篷演出票卷者不需再購買入園卷、90公分以下孩童免費入場規範,根據主辦單位粗估至少售出60,000張入園票卷,但企業贊助與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的補助亦是藝術節活動的重要經濟支柱。多個臺灣知名企業體贊助資源補充馬戲藝術節運作,研華科技董事長劉克振等企業主親臨「FOCASA村莊」,恰恰提供了馬戲藝術工作者與企業贊助者自由暢談的好機會與好氛圍。

帳篷演出節目內容豐富而多元,包括三個國際特色團隊代表作、四個臺灣品牌團隊五齣精選劇目+唯一臺灣培育馬戲專業學校的畢業公演《bond》。

國外團隊包含在國際備受矚目的法國Fills Monkey,推出《We Will Drum You》敲打出人生得意須盡歡的勁爆瘋狂。澳洲的Gravity & Other Myths上演《A Simple Space》純粹身體堆疊顛覆極限的複合式、並聯式身體動力美學。柬埔寨團隊 Phare - The Cambodian Circus 的《SOKHA》,以獨特的敘事手法,抒發生命情境。

篷主臺灣 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上演《嘛係人》、《馬戲派對》二齣力作。天馬戲創作劇團,演出親子馬戲音樂劇《誰偷了我的超能力》。紅鼻子馬戲團帶來《ㄚㄧㄨㄟㄛ/ a i u e o》的互動模式演出。創造焦點由女力登場演出女馬系列《#Since1994》。


FOCASA藝術節與母校戲曲學院師生協力

FOCASA也與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民俗技藝系合作,除了大四畢業生在帳篷演出《bond》,還包括大二學生因應展演實習課程的表演與實務、在「跳跳糖舞台」呈現集體創作雜耍小品《荏苒(人染)》;其餘全體大學生在藝術節擔任園區工讀生,支援各展區服務與導覽工作。林智偉表示:「戲曲學院是臺灣唯一傳授專業馬戲的學校,也是FOCA多數團員們的母校,我也希望能讓學生們在第一線感受到國際性藝術節的實體運作與流程。」FOCA的行動在那些長久看到了問題卻沒有人提出改變的事件上,確切的開創亮眼成績。


FOCASA馬戲藝術節(© FOCASA馬戲藝術節提供/攝影徐聖淵)

回顧臺灣特技表演藝術教育發展的歷史,自1982年國立復興劇藝實驗學校成立「綜藝科」,開啟特技專業人才培育由家班制改變為正規學制。1999年國立復興劇藝實驗劇校與國立國光藝術戲劇學校合併升格為國立臺灣戲曲專科學校,復興「綜藝科」與國光「舞蹈科」合併為「綜藝舞蹈科」。2006年奉教育部核定臺灣戲曲專科學校改制為臺灣戲曲學院。2007年綜藝舞蹈科更名為「民俗技藝學系」。2008年最後一屆二專學生畢業踏出校門(林智偉就是此屆的畢業生)。2007年民俗技藝學系招收第一屆的學院部學生,建立包括國小部、國中部、高職部、大學部共計十二年學程。臺灣特技教育史開始進入高等教育體系,具有指標性的重大意義。

不過在「特技表演藝術」教學體系上僅有戲曲學院民俗技藝系。多數國民對於特技表演藝術文化傳承的生態環境以及市場的變動與需求缺少關注與瞭解,在高等教育中對於特技表藝人才的培育,仍有待開發。特技表演在國內仍屬新興的學術領域,因此借鑑其他國家馬戲特技藝術教育之理論與研究策略,將可成為有效建立特技表演藝術發展的重要途徑。

根據衛武營馬戲平台在2019年11月23日舉辦的:「流變的身體技術─馬戲語彙的建構、發想與創新 」國際論壇,當時擔任法國國家馬戲藝術中心(CNAC, Centre national des arts du cirque)總監吉哈.法索里(Gérard Fasoli)陳述:「法國馬戲藝術中心是國家教育機構,90%的經費來自中央補助,10%來自地方補助。中心主要任務之一為三年的大學教育學程,學生畢業後可領到兩份文憑,包含大學學士文憑與國家專業證書。學生完成三年學業後,畢業作品會在各國劇院巡迴演出。」 CNAC法國馬戲藝術中心成立逾三十年,法國的馬戲教育除了已經在金字塔頂端的CNAC機構外,還有350所法國馬戲學校聯盟教育機構。

國立臺灣戲曲學院由教育部技職司管轄,與法國馬戲中心的主管機關不相同,法國馬戲中心隸屬法國文化部,專門從事馬戲表演與馬戲研究。借鑑法國在馬戲藝術產業生態發展系統,可以促動臺灣產官學在建立整合馬戲產業推動發展的結構與角色思考。


創造與破域——不設防馬戲

民俗技藝系設定在高中階段著重特技技術養成訓練,大學階段著重培養學生整合、詮釋、運用、發展的能力,進而打破框架找到特技表演的身體內涵與話語權。期許學生不再認定馬戲只能做什麼,也不過早定義什麼是馬戲藝術。冀望特技學生在「破壞性」的創新學習過程中,找到持續創新的力量。

檢視民俗技藝系至今已培育出十屆大學畢業生的專業成果,馬戲學生漸漸培養出對話的能力,非科班直升、經由獨招考入民藝系的新生,帶著各自領域的表演專長入學與科班生相互觀摩擴展彼此視野,積累臺灣特技表演在當代的多元表現能力。

表演者知曉劇場 、了解藝術,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擁有自己的觀點,用當代馬戲的身體美學,提供一個適合當代有效的表達方式,這是特技專業學生需要具備的競爭能力。「否定歷史的人沒有根基,但一昧被束縛在過去之中,放棄跟當代對話的人也沒有未來。」這些實際的力量,都比任何「定義」上的爭辯還具啟發性意義。

創作是生命的延伸而非仿製,是生命的擴大而非重置。臺灣特技、馬戲創作表演除在經典劇目傳承外,馬戲藝術創作者應該勇於挑戰和實驗自己本位的邊界、突破表演藝術的框架、探索積沉已久的潛力與活力、建立當代臺灣馬戲斬新的氣象與形象。 

《FOCASA馬戲藝術節》

演出|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
時間|2023/2/22~28
地點|水交社文化園區旁大草地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如果我們把每一個定點舞台都想成一個小圓球,它們通通被擺在一塊大草原上,小圓球到小圓球之間肯定是有間隙的,不過在 FOCASA園區裡,聲響雖然隱形,卻很完美地扮演了小圓球的延伸體,像是從圓球的核心吹出泡泡,而每個泡泡的泡泡壁,恰如其份地輕碰在一起:不至於漲破,亦沒有分離。
3月
27
2023
以水交社文化園區旁大草地作為FOCASA的場地,一方面有助於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專心經營所屬的規劃空間,發展為長期的推廣活動。但是另一方面來說,捨棄城市街頭的公共空間,另行單獨劃立的馬戲園區,固然方便規範入場觀眾付費參與,卻也很明確的將這個空間定位為節慶娛樂的空間,難以擾動既有城市空間屬性,也讓在此演出的馬戲表演失卻了街頭馬戲翻轉城市空間屬性更大的潛能。(就這一點而言,其與也含括許多馬戲與雜技表演的臺南街頭藝術節恰成對比)
3月
27
2023
我們不僅可清晰看見環狀的硬體結構分布在草地四周,同時圓形的燈泡佈置,也讓FOCASA得以馬戲為中心,將前來迎接熱鬧的民眾兜成了無數個小型聚落,在點狀的分布當中,沉浸在如遊樂園般的探險氛圍。(簡麟懿)
4月
02
2022
「16th 新人新視野」三個作品之編創意圖新穎,表演者的身體展現與技巧皆相當純熟,作品段落轉承也皆具體而微的展現出來。然而,創作作品要從短篇發展到較龐大的中長篇篇幅之漫長旅程不易,作品中要推進的議題與串聯的意象之銜接手法較為生澀,讓觀眾在中途發生些許迷失。
5月
22
2024
同時,我愈來愈感覺評論場域瀰漫一種如同政治場域的「正確」氣氛。如果藝術是社會的批評形式,不正應該超越而非服從社會正當性的管束?我有時感覺藝術家與評論家缺少「不合時宜」的勇氣,傾向呼應主流政治的方向。
4月
18
2024
原本以為「正義」的問題都給楊牧、汪宏倫說完了。最近赫然發現,「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不在「正義」,而是「轉型」。誠如汪宏倫所指出的,「轉型」的原意是一個有具體歷史脈絡、階段性任務的「過渡時期」,而當前的問題正是用「正義」的超級政治正確和「人權」的普世性,掩蓋了對於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的辨認。我們正經歷的「轉型」究竟是什麼?
4月
18
2024
首先,出於個人感覺的主觀陳述,憑什麼可作為一種公共評論的原則或尺度呢?我深知一部戲的生產過程,勞師動眾,耗時費工,僅因為一名觀眾在相遇當下瞬息之間的感覺,便決定了它的評價,這會不會有一點兒獨斷的暴力呢?因此我以為,評論者對「我覺得」做出更細緻的描述及深入剖析,有其必要。
4月
11
2024
對我來說,「文化」其實更具體地指涉了一段現代性歷史生產過程中的歸類,而懂得如何歸類、如何安置的知識,也就是評論分析的能力,同時更是權力的新想像。
4月
11
2024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的感動,「我」沉浸其中,在修辭上會不會不及「觀眾」那麼有感染力?而且「觀眾」好像比「我」更中性一點,比「我」更有「客觀」的感覺。
4月
1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