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模一樣的動作在最後一段變得諷刺而沉重。醫生的死亡拉近了兩個女人之間的距離,秘密不再、雙人舞對單人的不平衡與背叛亦不存在。(高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