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比希讓NSO發出了歐洲團所具備溫暖的音色,雖有瑕疵,但仍瑕不掩瑜。這場音樂會讓我們聽見了對美及自我的反覆雕琢,也聽見了亙古不變的樂史經典,赫比希的布拉姆斯,真的值得一聽。(武文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