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確實是台灣為數不多的哲學劇,不以寫實脈絡與故事來訴說創作者的觀點,而是直接提出問題再接由排練從自身與不同的演員觀點來尋找問題的答案。也看得出來有果式表演的味道。(王遠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