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恍惚中,兩位舞者起舞的姿/態、舞動的軌跡與線條,彰顯了身體與動作的真實性、精純性。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八小時的展演對舞者而言卻極度殘忍,對肉體與意志力皆是極度考驗。(徐瑋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