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繼承者》I的知覺伏流當中,創作者持續的思索與實驗而成的「譜」朝向開放。表演者的行動和觀眾的探索,兩者不斷重新覆蓋已有的軌跡,並且填入各種探索拾得的發現。逸散的知覺伏流(解/)構成一個「非場域」──對記憶與意義永遠的提問和追尋。(楊曜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