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0日的演出NSO專注力有些不足。但呂紹嘉對於馬勒情緒之表達比赫比希來的自然,尤其在第四樂章中一種發自內心的純粹,不過度誇示渲染但音樂卻直指人心,然而對於技術上的要求及精準卻不及赫比希的詮釋。(武文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