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植物的音樂會與給人類的評論——臺北藝術節「給植物的音樂會」系列(下)
9月
22
2023
植物連結聲波浴(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攝影Paul Chao)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490次瀏覽

文 黃鼎云(專案評論人) 

怎麼「聽」?

《植靜派對》、《表植趴體》、《植物連結聲波浴》、《玉山是個處理器》(按演出週次排列)展現出不同聆聽形式與跨物種的對話向度,無論是透過揚聲介面的切換與區隔、或以「共時」為基礎的調頻療癒、乃至透過扮演、模仿抵達「跨」(trans-)的意圖,還是以數據碎片勾勒生態中水循環等,穿梭在假想、體感、扮演、建模間,拓展我們對跨物種聆聽的幾種想像途徑。

《植靜派對》中明確區隔的人與非人所「聆聽」的向度。甫入場,觀眾被要求佩戴著耳機,獲贈萬花筒鏡,被邀請於花園內體驗與探索,透過透花筒鏡將視野碎形化,而耳機又巧妙地區格我們與環境聲響間的關係,透過人造物重新感受當下景觀。起初我專注聆聽音樂表現,混合著環境聲音取樣與眼下環繞的山景結合、重複性的電子聲響搭配溫柔旋律,體驗間保有空間讓觀眾或坐或躺地感受演出場域所帶來的非聽覺經驗。直至演出中段,好奇拿下耳機,才發現一持續性聲響透過喇叭播放而出,彷彿在對在場的植物們進行演奏。然那個瞬間,竟有種「植物聽的音樂好無聊啊!植物聽的音樂真的這麼無聊嗎?」的心情,然而同時也知道,我們僅能捕捉那層主觀感受下的無聊,植物「聆聽」是什麼感覺並無從體驗。

相較於《植靜派對》透過耳機與喇叭對物種的區隔與重新並置,《植物連結聲波浴》則將焦點方法放在「同步/共時」(synchronization)概念上,並近一步「調頻」(tuning)的宇宙觀中。擴大解釋量子力學中基本觀點:萬物由波所組成,數億萬計的波形構了一個個獨特的存在,這觀點在今日亦擴延到對穿梭時空、意識現象、乃至細胞生長週期的探索等等。頌缽的平穩聲響,一方面讓聽者感覺到平靜,同時透過特定波形「調頻」創造人與萬物間可能同步的想像。

當與自然靈性的對話被固著在萬物同諧、平緩與綿延的聽覺經驗時,《表植趴體》無疑是將刻板印象中植物連結平靜、療癒、沈默等意象翻轉為穿越、流動的趴體(party)景觀。演出一隅備有變裝區,創作團隊邀請觀眾進行扮裝,並浸潤音樂之中在植物間舞動、穿梭。透過「扮裝/偽裝」形式幻想成為植物般的舞動是主要的途徑。甫開場沒多久,擔任主持人的Betty Apple為了引動趴體的氣氛,調侃著觀眾如同植物般一動不動,《表植趴體》勾引的是另外一層透過扮演與模仿而跨(trans-)物種的想像,隨著日落西山,扮演植物的人們逐步疏鬆自身的矜持、隨音樂起舞,也顛覆我們對植物是靜態的想像。


玉山是個處理器(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提供/攝影Paul Chao)

相較於上述的交互共融精神,《玉山是個處理器》反而將鏡頭拉遠,捕捉自然的概念如何數據化的路程,科技物與自然物的概念同步作用而出。捕捉跨物種溝通與聆聽透過數據碎片組成,可感知擬仿自然如鬼魅般縈繞的自然孿生。我們能注意到空間性的調度,相較於前三件作品的水平性發展,將花園視為一展示與發生的場域,《玉山是個處理器》刻意將張欣(Sheryl)的聲響演出置放於11樓排練場外的天井空間,配搭上12樓的花園不斷噴灑的儀式,感覺到水的循環與伏流。透過擾動、操作水缸中的水與接觸式麥克風收音,以大量的模糊、延遲,創造出時而瀰漫、時而伏流轉瞬又如飛瀑宣洩的質感。

如果今天透過科學實證是否足以化約他物種意識與感知經驗亦有待探索。藝術家們提出的想像或許可能是往前一步的思想探針。不論是《植靜派對》對聆聽經驗的重新部署、或是《植物連結聲波浴》以「調頻」方式的交融乃至《表植趴體》透過扮裝方式所帶出的共同想像、《玉山是個處理器》帶有數位孿生概念下嫁接科技與自然間的描繪,都是在藝術手段裡人類可感知的跨物種溝通路徑。截至目前為止我們無法定論植物們是否喜歡這系列的音樂會,如果它們書寫評論或交換意見又將如何進行。我們就算能透過科學實證論斷植物具有一定層次的感知能力,仍舊無法判斷植物們是否具有「喜歡」這場音樂會的統合性價值判准。我們討論的終將是人類中心下對「非人類中心的想像」,而這也僅是一篇寫給人類關於「給植物的音樂會」評論。

《表植趴體》

演出|Betty Apple X 謝賀銘(Homing)
時間|2023/8/13 18:00
地點|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頂樓花園 星空如願

《植靜派對》

演出|王雁盟、Kbn
時間|2023/08/06 18:00
地點|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頂樓花園 星空如願

《植物連結聲波浴》

演出|Oneness聲波療癒樂團(許嫚烜 X 陳沛元)
時間|2023/08/20 18:00
地點|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頂樓花園 星空如願

《玉山是個處理器》

演出|lololol、花形槙與王榆鈞
時間|2023/08/27 18:00
地點|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頂樓花園 星空如願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反而更確定當我們當論藝術經驗時所帶來的局限,我們試圖靠近的或許終將是人類中心下對「非人類中心的想像」,喚醒的是人類對共生關係的想像。
9月
22
2023
反而更確定當我們當論藝術經驗時所帶來的局限,我們試圖靠近的或許終將是人類中心下對「非人類中心的想像」,喚醒的是人類對共生關係的想像。
9月
22
2023
反而更確定當我們當論藝術經驗時所帶來的局限,我們試圖靠近的或許終將是人類中心下對「非人類中心的想像」,喚醒的是人類對共生關係的想像。
9月
22
2023
反而更確定當我們當論藝術經驗時所帶來的局限,我們試圖靠近的或許終將是人類中心下對「非人類中心的想像」,喚醒的是人類對共生關係的想像。
9月
22
2023
獨奏音樂會,由於沒有其他樂器的陪伴與襯托,雖演奏上能夠自由地展現,然在樂曲細節與樂段流暢掌控上,與現代作品中難以掌握的演奏技法,對於演奏家的要求更為細緻;而高木綾子在此場獨奏音樂會的表現,除將作品完整演繹外,更是在每個音符中展現自我特色,在樂曲演奏的樂音與呼吸間,都令人流連忘返,回味十足。
6月
07
2024
這些熟悉的樂曲片段雖平凡,卻抹去了演奏者與聽眾之間的隔閡,使所有人都被音樂家們強大的室內樂磁場所震懾和感染,流露出感動。音樂中,均衡的聲部、規律的節拍以及適度的刺激,即使在身體已經疲憊不堪的情況下,聽到音樂奏響的瞬間依然如同光芒般閃爍,泛音堆疊出豐富的音質,靈魂的聲響以最美妙的方式呈現,這或許是身為音樂家最幸福的時刻。
6月
07
2024
不論是樂器間彼此模仿,或是強調自身特質的行為,都為音樂賦予了各種不同的個性。在庫勞(F. Kuhlau)的《給雙長笛與鋼琴的三重奏,作品119號,第一樂章》(Trio for 2 Flutes & Piano, op.119, 1st mov.)中,三位音樂家把每一顆音符都雕琢得像圓潤的珍珠一樣,當它們碰撞在一起時,彷彿激起了清脆悅耳的對話。
6月
06
2024
第一樂章開始不久,樂團便昭示了自己全開的火力可以有多少,下半場的音樂會團員幾乎沒有技術上的失誤,詮釋上殷巴爾整體採用偏快的速度來演繹,甚至有時聽起來已像是完全另一首曲子,當力度為強時,音樂一句接一句地聽起來非常緊湊,但當力度減弱,會覺得略少一絲方向感。而樂團音色上,整體非常相互融合。
6月
05
2024
在特里福諾夫回溯「建築」的過程與材料中,筆者亦深感其演奏缺乏(我更願意理解為不願透露)具備一定個人私密性的情感層面。特里福諾夫固然具備宏觀的詮釋視野、細緻精確的觸鍵,仿若欣賞唱片那樣的無瑕,但我更願意相信那些引人共感的幽微情緒,儘管那未必完美,總能勾人心弦。
5月
1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