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漫遊者的城市再建構《一座消失的城門、死刑犯與他們的魚塭》

他們奇異的重新縫合各種邊界,提供了一種途徑,直指城市的形狀可以如何建構、如何觀看,一座城市的樣子從來都不會(也不能夠)完全被界定、重現與建構,它是變動的,憑藉身體、記憶、歷史、虛構的囈語,每時每刻都有打版重製的可能,時而可見,時而不見,卻可以是如此真實的。(梁家綺)

儀式/表演下的民俗活動《半仙》

在科學大旗的訓練下,許多人刻意忽略甚至攻擊不能用科學規範的知識體系,《半仙》的呈現替這些無法理性說明的民俗世界觀,提供一個讓人願意理解的解釋,這樣的表達也間接說明劇場為何需要繼續存在的原因。(劉祐誠)

2019-02-25
其他

展覽場內的表演《複眼時代-開幕暨表演單元發表 單元五:臨場行為-形身異》

在動靜之間,「複眼時代」展覽讓媒介自己說話,藝術家們讓自己的身體與精神面對現代性的「物化」問題,或是掙脫日常行為的慣性約束,又或是讓慣性的含義扭轉。(陳宥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