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公主的夢醒時分《杜蘭朵》

不同於普契尼多數的「寫實歌劇」,此歌劇旨不在表述一個「寫實的東方」,或是敘說一個真實的中國故事,而是藉由一個古老的中國朝代,表達出西方人眼中那引人遐思、遙遠、神秘的「虛幻東方」。那三道艱澀的謎題,就讓此歌劇充滿了象徵性,也因此黎煥雄對杜蘭朵的許多「超譯」,是合情合理、富有深意的。(武文堯)

2019-04-30
音樂

讓音樂自己說話《交響經典夜》

魏瑟‧莫斯特的《英雄的生涯》拿掉了沈重的包袱,不落俗套的讓音樂自己說話,而有別於其他演出──多數的詮釋偏向於豐沛的情感,像是老生常談般投射了許多的人生經驗,或許是魏瑟‧莫斯特的年輕,抑或是美國多元、包容的大熔爐特性,而讓他們的演出自成一家之言,不用受到過多「傳統」的束縛。(武文堯)

2019-04-25
音樂

延續傳統骨幹與轉譯後,如何創造當代對話?《南音味自慢-現代古韻》

南音藉由轉譯與拼貼後,「轉化創新」層面上所訴求的意義是什麼?另外,透過當代審美探討議題來反思與提問,傳統文化是否具繼續挖掘、深究核心價值的可能?(張瑋珊)

2019-04-19
音樂

用音樂說故事《余隆的天方夜譚》

一波波的管弦音潮與繽紛的配器,使得整個高潮迭起的第四樂章,讓聽者大呼過癮。余隆的《天方夜譚》雖然較缺少細膩、溫暖的段落,不過卻不失為一次張力十足、強勁、豪爽的演繹。(武文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