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時尚、復古、典雅、精巧的故事「多寶格」— 羅西尼歌劇《塞維亞理髮師》

劉馬利 (專案評論人)

音樂
2022-01-08
演出
廖國敏、NSO國家交響樂團、馬丁.林博 (Martin Lyngbo)
時間
2021/12/26 14:30
地點
臺中國家歌劇院

一齣經典歌劇,不論是重演或是再詮釋,既要保留藝術的雋永滋味,又必須要能不落窠臼的令人耳目一新,絕非僅是「新瓶裝舊酒」的結果。

當初博馬謝 (Pierre-Augustin Caron de Beaumarchais, 1732-1799) 的劇本,被羅西尼 (Gioachino Rossini, 1792-1868) 與史特比尼 (Cesare Sterbini, 1784-1831) 用歌劇賦予了新的生命。因此不論是原著或是歌劇,在情節架構、角色刻劃、文字幽默與機智等等,都已相當完整。此外,羅西尼在塞維亞理髮師》對於舞台的重視,體現在靈活運用層次多元的音樂風格,以強化角色性格的立體性,成功的讓故事更具體化。因此若想要翻新經典,使用後設手法再詮釋,恐怕都是很大的挑戰。

時尚與復古並存的舞台創意

在 2021 年聖誕節假期,筆者有幸能躬逢其盛,觀賞由臺中歌劇院主辦的「2021 NTT 遇見巨人」系列-羅西尼塞維亞理髮師》。這是臺中歌劇院與導演馬丁林博 (Martin Lyngbo)、丹麥皇家劇院的合作。而參與演出的人員,幾乎都是國內樂界的一時之選。

盱衡整部製作,創意與傳統兼具,時尚與復古並存,充份展現了十九世紀浪漫主義的精神、義大利歌劇的美學、別出心裁的創意、精雕細琢的舞台設計;再從細節觀察,舞台上的所有元素,不論是聽覺與視覺都是高規格、高品質的呈現,每一個場面調度皆精準無比。

就宏觀的視野來看舞台的構圖,呈現的畫面是平衡而沉穩的,猶如閱讀一本工整、典雅、精巧、有趣的故事書,散發著古典的芳香。值得一提的是,舞台上巧妙地使用「一景到底」的雙層樓、三面鏡的格局,讓這一連串波濤洶湧、爾虞我詐的情節,全部置於固定的視覺框架中。這樣的設計,反而更凸顯劇情張力,角色同時也被刻劃得更為立體鮮活。而舞台的景深調度與燈光的明暗對比,彷彿也呼應了「情境喜劇」 (situation comedy) 的概念 —— 圍繞著固定場景與人物進行一條或多條故事線,更能客觀、明晰地捕捉關聯輻輳、複雜詭譎的人心動態。

羅西尼歌劇《塞維亞理髮師》(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攝影林軒朗)

從這些製作,可見林博對於歌劇與劇場語言的理解與掌握:不但傳統與創新無違和感,也成功地讓視覺與敘事雙劍合璧,使音樂與劇場互為表裡。此外,他也巧妙融合了基頓 (Buster Keaton)、卓別林 (Sir Charlie Chaplin) 等人的喜劇默片風格與服裝造型。每一位角色雖各具特性,但在服裝設計上都有著高度的一致性。甚至在某些時刻,場面比故事有趣,表演比角色生動,就像魔術般令人悠揚神往。換句話說,這些實驗元素並沒有喧賓奪主,反而更加強化傳統歌劇的藝術性,也在視覺上多了些許復古韻味。

打開充滿驚喜的「多寶格」【1】

至於燈光佈景與舞台動作,則相當具有節奏性。講求精準,成就精湛。

整齣歌劇的場面調度,是順著人們肉眼的視覺殘影移動,再透過黑白的單一色調,不斷地推移、暈染、變化,讓音樂表現與視覺動態合而為一,無分軒輊,帶領觀眾抽絲剝繭,進入故事的「多寶格」裡。而這個「多寶格」收納的,是對自由的嚮往、階級制度的荒謬、現實的感嘆、人性的角力戰。因此現場的燈光控制、場面調度與音樂節奏是連成一氣的。光是這一點,就已然帶來驚喜,令人由衷欽佩製作單位的用心。

而字幕,也是「多寶格」的一部份。字幕的翻譯與呈現,絕對是經過縝密設計的,不但持守「信達雅」的準則,就連投影節奏、投影位置、字體設計、文字色調,也都是為了舞台布景而量身訂做。於是,字幕不只扮演與觀眾溝通的橋樑,也成為舞台設計的一大關鍵,頗具視覺上的美感。

羅西尼歌劇《塞維亞理髮師》(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攝影林軒朗)

另外,整部製作雖具實驗性,但始終緊扣著義大利「即興喜劇」(Commedia dell’arte) 的特質,有固定的角色特性,也就是僕人比主人聰明,平民比富人機伶。像理髮師費加洛就是極佳的例子,能夠跟有錢有勢的巴托羅醫師平起平坐,明嘲暗諷世間的光怪陸離,嘻笑怒罵現實世界的階級制度,擲地有聲地點出利慾薰心的窘態畢露,更篤定了真愛無價的恆久信念。

引人入勝的音樂巧思

令人印象深刻的,還包括本次序曲的表現手法。

雖然羅西尼並沒有讓序曲的內容跟歌劇本身緊密關聯,也沒有置入歌劇中的旋律;但序曲的引導功能,在林博的製作中發揮到極致,除了概略地介紹人物,也鉤勒出塞維亞理髮師》劇情樣貌。而對音樂家來說最具挑戰的,一是指揮家廖國敏在指揮之餘,必須也要領導樂團配合所有的舞台動作;二是每一位聲樂家也必須身兼默劇演員。

因此在這短短七分鐘左右的音樂裡,整個視覺與聽覺的節奏的確掌握得恰到好處,聲樂家與演員們個個身手矯健且處處到位,可見團隊中每一位成員的紮實功力,以及共同努力所產生的絕佳默契,成功的達到引人入勝的效果。

整體來看,聲樂家們的敬業精神是令人感佩的。看到兩位男中音(飾演費加洛的丁一憲與飾演巴托羅醫生的吳翰衛)在舞台上同場飆戲,相當精彩。他們以穩健的演唱功力紮實定錨,讓這些極具挑戰的花腔、裝飾音、一長串快速音群的咬字與音準,得以沖宵竄騰且精確到位。譬如費加洛〈好事者之歌〉(Largo al factotum della citta)、巴西里奧〈騙得了我這醫生?〉(A un dottor della mia sorte) 等,都表現出不急不徐的精準詮釋。

而飾演巴西里歐的男低音羅俊穎與飾演阿馬維瓦伯爵的李世釗,表現也不遑多讓,不論在演技或聲音表現上皆可圈可點。除此之外,兩位女性角色(飾演羅西娜的女中音翁若珮與飾演貝塔的女高音賴珏妤)也能恰如其分的展現聲音上的優勢。例如女主角翁若珮沉穩的音色與寬廣的音域,和賴珏妤抒情優美的音色,都是令人讚賞的。

然而,不知是歌劇院的場地音響限制,還是人物的位置安排與舞台動作,抑或是樂團的音量可再調整;筆者坐在四樓G44區5排46號,仍無法清楚聽見詠嘆調〈老頭找老婆〉(Il vecchiotto cerca moglie),以及〈我聽到一縷歌聲〉(Una voce poco fa) 中低音域的某些片段。由於聲響上無法取得平衡,稀釋掉了音樂上的表現力,令人略感可惜。

整體而言,《塞維亞理髮師》是羅西尼富有深刻的人文主義思想的代表作,被視為十九世紀義大利喜歌劇的「名山之作」。在這場演出中,所有人員精湛且精準的賣力演出,似乎呼應了原著作者博馬謝的製錶師精神 —— 追求精準、精確的高尚品味。

在本次演出,喜見兩百年前的經典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有了新的定義。除了看見優秀音樂家的專業實力,同時也確立臺中歌劇院「世界之窗」的定位,持續為人們開啟歌劇藝術的複數視野。

 

【1】「多寶格」是裝有各種寶物的盒子或櫥櫃。在本次《塞維亞理髮師》的宣傳中,被用來比喻兩層樓的舞台佈景。

【2】博馬謝出生於鐘錶製造世家,他本身也是一位製錶師。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