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案
劉馬利
一位有音樂背景的媒體人、有媒體素養的音樂系教書匠、對影像美學有賞析能力的筆耕者、對教育懷有理想的藝術推手。 國立師範大學音樂學博士,美國克里夫蘭州立大學 (Cleveland State University) 音樂碩士,先後任教於東海大學及文化大學音樂系,除教職外,現為IC之音《馬利音樂沙龍》節目主持人,也經常受邀擔任客席指揮及音樂比賽評審。今年帶領世新合唱團進入第18年。 在廣播、音樂、寫作領域履創佳績、獲獎無數。曾榮獲3座廣播金鐘獎,且連續7年入圍,並為合唱比賽常勝軍,長年從事筆耕與擔任藝文活動觀察員,學術研究與寫作能量驚人。文章可見於《PAR表演藝術》、《樂覽》雜誌、音樂領域與傳播領域學術論壇、學術期刊、節目冊樂曲解說、樂評、影評、飲食文學相關文獻。
熱門文章
用時間度量徜徉民族記憶——2022TIFA鍾玉鳳《擺度之外》
845
四月
25
2022
跨年時分,經典再造-朱宗慶打擊樂團《木蘭》擊樂劇場
735
一月
13
2022
打開時尚、復古、典雅、精巧的故事「多寶格」— 羅西尼歌劇《塞維亞理髮師》
669
一月
08
2022
所有文章
54 篇
他們用各自的專業,共同成就了一場具實驗性的演繹,讓音樂走在永恆的時間軸裡,產生出抽象的空間感知。這除了是聽覺上的驚喜之外,也產生了某種精神上的魅惑。(劉馬利)
六月
10
2022
殷巴爾之所以為馬勒權威,正因為他能在忠於作曲家與自主解構之間取得平衡。他勢必是經過一番探究、揣度、思辯、掙扎、求證⋯⋯《第九號交響曲》所蘊藏的細節太多、太複雜,裡面有太多精巧的設計,每一個細微的起伏都是關鍵。殷巴爾自然不曾忽略這些細節。(劉馬利)
五月
09
2022
每一首樂曲的樂器組合都不同,各有千秋,並與琵琶激盪出精彩的異質對話,也呼應了「擺度之外」的隱喻。實為時間與空間、傳統與創新、東西共融的「黃金交叉」,是回應,也是敘事。(劉馬利)
四月
25
2022
不論是全新的創作、嶄新的獨特聲響、複雜的音樂處理,皆能精準的運用精湛的技巧、細膩的感知,再加上空間的鳴響共振,彷彿在時間的盡頭,聽見數不盡的驚喜。(劉馬利)
三月
30
2022
探索、新奇、青春、想像、感性浪漫、當代思維、突破、第一次……;這些詞彙都可以很貼切地形容這場音樂會。(劉馬利)
三月
29
2022
他如履薄冰地悉心處理每一個和聲,小心翼翼地用琴音形塑火焰的形象;他除了用穩紮穩打的觸鍵調配聲音的明暗深淺,同時運用弱音踏瓣與延音踏瓣,靈巧地讓聲響在清晰與朦朧中取得平衡⋯⋯
二月
22
2022
音樂被佐以機遇、即興、預置等方式,在對應與平衡之間,形塑出空間的想像——這就是 CUBE BAND 的音樂家力求打造的三次方立體聲響,彷彿激盪出一個流動的三維世界。
二月
17
2022
如要「勇闖」這些作品,除了膽識之外,還必須瞭解許多音樂架構的布局、速度結構的改變、每一個樂句的細枝末節、每一個和聲色彩的推移、每一次音樂織度的複雜層次、每一個歌詞咬字的清晰精準等等。
一月
19
2022
從傳統藝術出發,結合現代劇場整體概念,讓《木蘭》更具「世界感」,也讓舞台上的「木蘭」成為一個集合名詞,代表著一群為自由與平權努力不懈的生命共同體。
一月
13
2022
整齣歌劇的場面調度,是順著人們肉眼的視覺殘影移動,再透過黑白的單一色調,不斷地推移、暈染、變化,讓音樂表現與視覺動態合而為一,無分軒輊,帶領觀眾抽絲剝繭,進入故事的「多寶格」裡。
一月
08
2022
音樂設計柯智豪,對於聲音的設計相當縝密、細膩。他使用了既有的音樂元素,來追悼過往的殘影與被撕裂的記憶,試圖把人的心靈從現實中抽離,進入一個超現實的境地,也像是庫柏利克(Stanley Kubrick)在1968年《2001太空漫遊》中的虛實合一場景。(劉馬利)
十一月
15
2021
整體而言,音樂會曲目安排十分流暢,渾然一體,一氣呵成,這樣的感染力使得音樂中的抽象分子,感覺上更為立體、明晰。這場音樂會的選曲,很多是福團的標準曲目,如《八家將》、《勸世歌》、《望你早歸》、《下午的一齣戲》等等。很明顯,團員能熟稔的掌握音樂的詮釋,尤其是男聲部份聲音相當整齊,而女聲部份略顯單薄,可能是團員流動較高,或是女高音聲部較缺乏支撐力較強的聲音,尤其在分成八個聲部的《主啊,請聽我禱告》,又出現對位風格,聲部不平衡的狀況更為明顯,音樂的張力也因此略感不足。(劉馬利)
十月
20
2021
大致而言,整場音樂會是具有啟發力的,也給予人們更多的思索空間。喜見NSO在新的一季有如此專業的表現,往日的默契也逐漸回復,再透過魏靖儀與吳曜宇的合作演出,更確信臺灣年輕音樂家的實力不容小覷,已能獨當一面,也相信未來,不論是NSO或是其他客席音樂家,更能合作無間的一起進入更優質、更專業的境界。(劉馬利)
十月
18
2021
以《靠近.荀貝格》為音樂會主題,直搗抽象美學的藝術精神,就是試圖拉近大家與荀貝格的距離,也指引觀眾「破門而入」荀貝格的音樂世界,而這場音樂會就像是一個「敲門磚」,讓抽象藝術散發出耐人尋味的迷人氣息。(劉馬利)
十月
12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