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5-20
戲曲

一蕊無名花,佗位是汝的故鄉?《女人花》

只是,重演若只停滯在「復刻」,這場合作還能延伸出什麼?最後,或許還是因為現實因素的考量,終究走得有限。於是,兩團合作過程能否再看見什麼火花?也是身為觀眾的我所期待的。(林立雄)

講座紀錄:藝術可以這樣搞──社會場域劇場的政治與美學(下)

所謂的侷限,要去思考劇場人和民眾的需要。回到班雅明,創造了一個新的生產關係,是由知識人、藝術家或劇場人的共同創造新生產關係,我們和民眾一起創造,這是布萊希特的重點。你和觀眾一起創造新的生產關係的時候,戲劇本身對於現實開始有反思。(楊禮榕、評論台編輯群)

2018-07-30
深度觀點

人與物的轉移跨越–物件劇場的可能

物件劇場令人著迷的即是當人與物的邊界開始模糊、消融與跨越,以之召喚出物件的靈魂,化人為物、化生為死。物件不該只是「人」的替代品,而是人與物、主體與客體的關係與權力展演。(黃馨儀)